您现在所在位置:古今故事 > 儿童故事 > 童话故事 > 正文
牛魔王新传

  ◇ 第一章 深夜怪影 ◇

  皮皮鲁藏在鲁西西的房间的壁柜里。壁柜门露着一条缝儿,皮皮鲁的目光机警地透过黑暗注视着窗户。

  挂在墙上的时钟敲响了深夜十二点的钟声。

  你多半听说过皮皮鲁和鲁西西,对,就是那对孪生兄妹。

  上小学四年级。经常碰到有趣的事情。

  昨天夜里,鲁西西在睡梦中朦朦胧胧看见一个黑影子从窗户闪进她的屋里,她还没来得及喊,黑影子又从窗户飘出去了。今天早晨,她把这事告诉了皮皮鲁。皮皮鲁让妹妹先别和爸爸妈妈说,他最讨厌那些碰到屁大的事就去惊动爸爸妈妈的人。皮皮鲁决定今天晚上来看看那个黑影子是什么东西。要知道,皮皮鲁家住二层楼呀!能从窗户进来,少说也会飞檐走壁,这正是皮皮鲁梦寐以求的功夫,他正愁找不到师傅教他呢!

  从晚上十点开始,皮皮鲁就躲在妹妹房间的壁柜里,他准备好一把手电,一根棍子。

  鲁西西躺在床上假装睡觉,大气也不敢出。

  忽然,窗帘抖了一下。皮皮鲁全身一颤,定眼看看,没动静,大概是风刮的。

  皮皮鲁出了口长气,刚想闭会儿眼睛,只觉得从外边吹进来一股冷气,那冷气刮到脸上直扎骨头,凉森森的。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黑影子从窗户外边跳了进来,落在地上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皮皮鲁屏住呼吸,看那黑影想干什么。

  只见黑影子跳到挂历跟前,默默地看挂历。

  “看挂历干什么?”皮皮鲁心想。他感觉到这黑影子挺可怕,像书里描写的鬼怪一样。越是可怕,皮皮鲁就越想看看是什么东西。

  皮皮鲁运足了气,突然从壁柜里冲出来,一屁股坐在窗台上,堵死了黑影的逃路。随后,他打开了手电,一束刺眼的亮光直射黑影。

  真是个怪物!牛头,人身子,还骑着一匹说不出名的走兽。

  皮皮鲁吓得喘不过起来。鲁西西赶紧用被子蒙住头。

  那怪物刚要自卫,一看是个男孩子,就停在原地没动。

  “你。……你。……是谁?到。……到我家。……来干什么?”皮皮鲁看见怪物没有伤害他的意思就壮着胆子问。

  “你不认识我?”怪物觉得奇怪。

  “我?认识你?”皮皮鲁看看怪物,还真有点儿面熟。

  “我是牛魔王!”牛魔王自我介绍说。

  “牛魔王!”皮皮鲁一惊。他再仔细一看,真是《西游记》里的牛魔王!”你,你还活着?”“当然活着。我听说今年是我们牛年,特来人间看看。没想到我在人间的名声不好,人们都讨厌我,连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唉。”牛魔王叹了口气。

  皮皮鲁同情牛魔王了。是呀,人家大老远的来到地球上作客,干吗对人家冷淡呀!就因为人家几千年前没借给孙悟空芭蕉扇吗?当时人家不是已经认错了吗?皮皮鲁最讨厌总拿老眼光看别人。他在学校是深受其害。老师和大多数同学都认定他皮皮鲁长大没出息--现在考试成绩不好的人,长大能有出息吗?!

  “你就在我们家歇歇吧,我们欢迎你!”皮皮鲁从窗台上跳下来,拉开电灯。

  牛魔王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看得出,他很感激皮皮鲁对他的同情。

  “我叫皮皮鲁,这是我妹妹鲁西西。”皮皮鲁一边说一边把鲁西西从床上拉起来,介绍给牛魔王。鲁西西吓得不敢看牛魔王。

  “你去给牛魔王拿点儿吃的,轻点儿,别把爸爸妈妈惊醒了。”皮皮鲁吩咐妹妹。

  鲁西西绕着牛魔王走,去厨房拿吃的。

  “你骑的这是什么呀?”皮皮鲁问牛魔王。

  “这叫碧水金睛兽,是我的座骑。”牛魔王一边说一边从碧水金睛兽身上下来,指着墙上的挂历问:“这画上全是牛?”原来牛魔王是看挂历上的牛!皮皮鲁忙告诉他,因为今年是牛年,所以到处都画了牛。

  看得出牛魔王挺得意。

  鲁西西端来了一盘肉。她还是不敢靠近牛魔王。

  “别怕,我变个俊样!”牛魔王说完吸了口气,转眼间变成了一位漂亮的小伙子。

  皮皮鲁眼睛一亮,他想起来了,牛魔王也会七十二变!皮皮鲁激动了。

  牛魔王到人间头一次吃上饭,他高兴极了,他觉得皮皮鲁兄妹心眼儿好。牛魔王很想为他们作点什么事。

  ◇ 第二章  引火烧身 ◇

  牛魔王刚刚吃完饭,只听见外边喊声四起,火光冲天。皮皮鲁跑到窗前往外一看,是附近的一座大楼失火了!

  “快去救火!”皮皮鲁抄起一个脸盆就要往外跑。

  “等一等!”牛魔王拉住了皮皮鲁。”给你这个!”牛魔王从嘴里吐出一把小扇子,杨树叶般大校"这是什么?”皮皮鲁不明白。

  “芭蕉扇!”鲁西西脱口而出。她记起牛魔王的爱人叫铁扇公主,有个宝贝芭蕉扇。

  皮皮鲁高兴得差点儿大喊一声。

  他知道,芭蕉扇连火焰山的火都能扇灭,一座楼根本不在话下。

  牛魔王把使用芭蕉扇的方法教给皮皮鲁。

  “你们在这儿等着,我马上就回来。”皮皮鲁对牛魔王和鲁西西说。他说完跑出屋子。哈哈,我现在有宝贝啦,比救火车还厉害!皮皮鲁兴奋极了。

  大火烧得很凶,半边天都映红了。消防队还没来,人们干着急,没办法,谁也不敢靠近火。

  皮皮鲁悄悄掏出芭蕉扇,用左手大姆指捻着扇柄上第七根红丝,嘴里念了一声"咽嘘呵吸嘻吹乎"。芭蕉扇变大了。

  皮皮鲁举着扇子朝大火扇了一下,霎时间平地卷起一股怪风,转眼间将大火吹灭了。

  人们惊呆了,你看我,我看你。皮皮鲁趁机把芭蕉扇缩小,藏进上衣口袋。他正准备转身回家,一个中年人揪住了他的衣领子。

  “你干吗?”皮皮鲁抗议。

  “你是纵火犯!”那中年人衣着扑素,一看就像好人。

  “你胡说!”皮皮鲁火了。

  “我看见你用扇子扇火,是想让火烧大些吧!”中年人冷笑了一下。

  “你!。……”皮皮鲁无话可说。他不能把牛魔王的秘密泄露出来。

  这时候,救火车赶到了。转眼间,刚才围观大火的人都成了救火的英雄群体,他们绘声绘色地讲述灭火的经过,还把"纵火嫌疑犯"皮皮鲁交给了消防队。

  消防队不大相信这么小的孩子能纵火,无奈证人众多,只好把皮皮鲁交给警察带走了。

  那个中年人恨皮皮鲁恨得直咬牙--他才是真正的纵火犯。要不是皮皮鲁,他们的抢劫计划就成功了。

  再说牛魔王和鲁西西在屋里等了半天,不见皮皮鲁回来,看看窗外,大火已经熄灭,街上人迹稀少。

  牛魔王顿时起了疑心:莫不是皮皮鲁得了芭蕉扇,跑了?

  要知道,那芭蕉扇可是稀世珍宝呀!

  牛魔王火了:刚同人交上朋友就受了骗,何况还是个孩子,他能不生气吗?只见牛魔王一抖身体,现了原形,怒睁双目。吓得鲁西西直往后退。

  牛魔王骑上碧水金睛兽,从窗户冲了出去,冷风把屋里的东西刮得乱七八糟。鲁西西知道牛魔王是去找皮皮鲁算帐,她为哥哥捏了一把汗。

  牛魔王在失火的那栋楼旁转了一圈,没见皮皮鲁的影子,这难不住他。牛魔王拍拍碧水金睛兽的脑袋,碧水金睛兽立刻低着头在地上嗅着,它闻到了皮皮鲁的气味儿,然后顺着气味儿追踪而去。

  牛魔王越想越生气,没想到连人间的小孩子也变得这么会骗人,他发狠要教训皮皮鲁,弄不好让他脑袋搬家!

  碧水金睛兽驮着牛魔王来到一个大门前,它示意皮皮鲁就在里面。牛魔王推了推门,里边插着。牛魔王飞身上了墙头,只见皮皮鲁正坐在一间屋子里,向两名警察说着什么。

  “原来是向警察告发我来了!”牛魔王恍然大悟!他断定皮皮鲁是假装把他当作朋友,实际上认定他还是那个不肯借给孙悟空芭蕉扇的坏蛋。哈,狡猾的皮皮鲁,这回我可要让你尝尝牛爷爷的厉害!牛魔王自从被孙悟空打败,跟观世音去修行后,已改掉恶习,从善多年。不想人们还用老眼光看他,认定他是坏蛋魔王。今晚好不容易碰上个"朋友"皮皮鲁,还是假装的!你想,牛魔王能不生气吗?

  牛魔王悄悄来到窗前,他吸足了一口气,往屋里使劲儿一吹。只见屋里的人全被吹倒了,电灯也被吹灭了,房间里漆黑一片。

  牛魔王趁机钻进屋里,夹起皮皮鲁扬长而去。

  等警察们睁开眼睛,皮皮鲁已经不见了!啊,原来皮皮鲁真是纵火犯,还有同伙来"劫狱"呢!警察们骑上摩托车就追。可摩托车哪追得上牛魔王的碧水金睛兽呀!几分钟工夫皮皮鲁已被牛魔王弄到一千里以外的深山里去了。

  ◇ 第三章  皮皮鲁大战牛魔王 ◇

  皮皮鲁正回答警察提出的问题,忽然屋里起了一阵狂风,他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觉得被人夹住了身体,紧接着像腾云驾雾一样,两耳旁的风刮得呼呼的。皮皮鲁睁开眼睛一看,是牛魔王!他想喊,可牛魔王挟得好狠呀,皮皮鲁一声也喊不出来。

  皮皮鲁明白了,牛魔王一定想把他抓到一个什么地方去,然后吃了他。皮皮鲁没想到牛魔王还是原来的牛魔王,他有点儿后悔自己不该轻信这个魔王。

  牛魔王把皮皮鲁劫持到一座深山里,将他扔到地上。

  皮皮鲁的屁股被摔得生疼,他咬着牙站起来,看着朝自己一步步逼过来的牛魔王。

  深山老林,杳无人烟。皮皮鲁现在多想警察叔叔呀,他一步步后退着。

  忽然,皮皮鲁想起了衣袋里的芭蕉扇!他悄悄把手伸进衣袋,掏出芭蕉扇,嘴里大喊一声:“咽嘘呵吸嘻吹乎。”芭蕉扇立刻变大了。

  皮皮鲁举起芭蕉扇朝牛魔王猛扇。牛魔王没想到皮皮鲁会来这一手,他哪儿顶得住如此大风,一瞬间被扇出去几千里地。

  皮皮鲁乐了,现在他不怕牛魔王了。

  皮皮鲁想马上回家,可他不认识路,分不清东南西北。正当他抬头在天上找北极星时,只觉得身边刮起一阵冷风。皮皮鲁扭头一看,牛魔王回来了,真够快的!

  皮皮鲁没等牛魔王站稳,又是一扇子。牛魔王第二次被扇得无影无踪。

  这回牛魔王可真傻了眼,连皮皮鲁的身体都无法靠近啦!

  牛魔王决定智斗皮皮鲁。

  牛魔王悄悄回到深山里,变成一个老大爷,朝皮皮鲁走去。

  听到脚步声,皮皮鲁忙回头,见是一位老爷爷,便放下举起的扇子。

  “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在深山老林里?”"老大爷"问皮皮鲁。

  “我是被坏蛋绑架到这儿的。”皮皮鲁说。

  真会瞎编,我倒成了坏蛋了--牛魔王心想。”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老大爷"问。

  “扇子。”皮皮鲁把扇子藏在身后。

  “天不热呀!”"老大爷"觉得纳闷。

  “您知道这儿离B城有多远吗?”皮皮鲁没回答"老大爷"关于扇子的疑问。

  “离B城可远了,足有一千多里呢!”"老大爷"说。

  “这个牛魔王,真坏!”皮皮鲁一听说此地离B城有一千多里,忍不住骂了一句。

  “老大爷"一听吓了一跳,还以为皮皮鲁认出了自己的真面目。再一看皮皮鲁没举扇子,这才放心了。

  “你看那边是什么?”"老大爷"用手指指皮皮鲁身后。

  皮皮鲁一回头,"老大爷"趁机从他手上夺走了芭蕉扇。

  皮皮鲁一惊,回头一看,哪儿还有什么老大爷,只见牛魔王站在他面前。

  这回皮皮鲁没辙了。

  “不算本事!”皮皮鲁不服气。

  “什么算本事?骗人家的芭蕉扇算本事?!”牛魔王挖苦皮皮鲁。他准备狠狠收拾一下这个坏小子。

  “骗你芭蕉扇?是你自己给我的!”皮皮鲁觉得牛魔王太赖。

  “我是让你去救火,没让你去报警察!”牛魔王越说火越大。

  “报警察?”皮皮鲁恍然大悟,原来是牛魔王误会了,以为他皮皮鲁是去告发牛魔王呢!

  皮皮鲁把他被警察带走的经过说了一遍。

  “有这么坏的人?”牛魔王半信半疑。他实在不能相信有人会诬陷一个孩子。

  “这算什么!”皮皮鲁觉得牛魔王少见多怪,"那些个原先不敢靠近火的人,后来都成了救火的英雄,记者还给他们照相呢!”牛魔王半天没吭声。原先,他以为自己是最坏的人:面目狰狞可怕,明火执仗地干坏事。可现在,他觉得那些面善心不善的人更坏。他们居然会嫁祸给象皮皮鲁这么小的孩子!

  要知道,牛魔王没改造好的时候都不欺负小孩儿!

  “你怎么啦?”皮皮鲁看牛魔王发怔,问。

  “我帮你去把那个诬陷你的人找出来,然后再去教训那些贪功受奖的'英雄'们!"牛魔王要助皮皮鲁一臂之力。

  “太好了!咱们再把真正的纵火犯抓出来!”皮皮鲁补充道。

  “天快亮了,咱们这就动身。”牛魔王骑上碧水金睛兽。皮皮鲁坐在牛魔王身后。碧水金睛兽腾空而起,直朝B城飞去。

  ◇ 第四章  牛魔王中弹 ◇

  当牛魔王和皮皮鲁到达B城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碧水金睛兽落到地上,皮皮鲁和牛魔王下来,一前一后朝城里走去。

  皮皮鲁刚拐过一个弯,突然从墙角冲出两名警察。

  “别动,你被捕了!”警察大喝一声。

  皮皮鲁一愣,弄不清是怎么回事。原来,全城的警察都出动了,正在搜捕纵火犯皮皮鲁和犯罪集团--居然有人搭救皮皮鲁,那么肯定存在犯罪集团!

  跟在皮皮鲁身后的牛魔王猛然出现在警察面前,两名警察吓了一跳,不知这是什么怪物。

  牛魔王抓起皮皮鲁就跑。警察冲牛魔王开枪了。

  牛魔王的胳膊被打伤了。碧水金睛兽驮上主人和皮皮鲁,转眼就跑得没影了。皮皮鲁发现全城到处都是警察,他成了被通辑的逃犯了。

  “他们拿的是什么兵器"牛魔王用手按按伤口,问皮皮鲁。

  “枪。枪里有子弹,可厉害啦!”皮皮鲁告诉牛魔王。

  “幸亏当年孙悟空没这玩意儿!”牛魔王感叹道。

  “得把你胳膊里的子弹取出来!”皮皮鲁看到牛魔王的伤口流血不止。

  “你会取吗?”牛魔王问。他没想到来人间过牛年会挨一枪。

  “我可不会。这得去医院。”皮皮鲁看看四周,这里已是城郊,没有大医院。

  “到处都在抓咱们,怎么进城去医院呢?”皮皮鲁为难了。

  “咱们可以变化嘛!”牛魔王提醒皮皮鲁。

  “你能把我也变了吗?”皮皮鲁问。

  “当然行。”牛魔王口中念念有词,接着朝皮皮鲁轻轻吹了口气。

  皮皮鲁变成了一个小伙子。

  牛魔王摇身一变,又是一个小伙子!

  皮皮鲁觉得一切都是那么新鲜,身体一下子长高了这么多,真带劲儿呀!

  “这碧水金睛兽?”牛魔王看着自己的座骑,拿不定主意把它变个什么。

  “变辆小卧车吧!”皮皮鲁提议。

  碧水金睛兽转眼间变成了一辆豪华的小轿车,而且是自动驾驶的,不用人操纵。

  皮皮鲁和牛魔王钻进小轿车,朝城里开去。

  碧水金睛兽变的小轿车还真舒服,开得又快又稳。皮皮鲁真想拜牛魔王为师,学一手飞檐走壁和变化多端的本领。可惜现在不是时候,等抓到真正的纵火犯,皮皮鲁再提这个要求也不晚。

  “哎,站住!”皮皮鲁发现路口是红灯,可碧水金睛兽没停车,闯了过去。

  原来,碧水金睛兽不懂交通规则。

  交通警察驾着摩托车从后边追上来。警察立刻发现这是一辆没有牌照的汽车。牛魔王哪儿懂得给汽车变出一块牌子呀!

  “截住那辆没牌子的小车!”骑摩托车的警察边追边通过步话机向前方路口的岗亭呼叫。

  “快跑!”皮皮鲁催碧水金睛兽。

  黑色的小轿车像箭一样飞驰着,把身后的交通警甩下了。

  前方路口红灯!几名交通警正骑在发动着的摩托车上。

  “冲上去!”皮皮鲁给碧水金睛兽加油。

  小轿车擦着交通警的鼻子开过去了。警察们被激怒了,他们还没见过这么放肆的司机!追!

  “你看前边!”皮皮鲁指给牛魔王看。

  前方路口被大卡车堵死了,这是交通警专门调来拦截这辆违章轿车的。

  “没关系。”牛魔王一点儿不慌,还催小轿车"再快点儿!”眼看着轿车就要同大卡车撞上了,皮皮鲁吓得闭上了眼睛。

  奇怪,皮皮鲁觉得车身忽然升了起来。他睁开眼睛一看,小轿车从卡车上边飞了过去。

  “你别忘了,这是碧水金睛兽变的!”牛魔王提醒皮皮鲁。

  皮皮鲁现在坚信他们能抓住真正的纵火犯了--牛魔王本事太大了。

  小轿车降落在一条寂静的街道上。皮皮鲁说:“快把汽车变个样儿,再加上牌照。”牛魔王口中念念有词,转眼间小汽车变了样儿,还挂上了牌照。

  皮皮鲁和牛魔王坐着小轿车从几名交通警察眼皮下边开过去,他们没认出来。

  “前边就是医院,咱们先去治伤,我妈妈在那个医院当医生。”皮皮鲁告诉牛魔王。

  ◇ 第五章  母子相认 ◇

  皮皮鲁和牛魔王把汽车停在医院门口,他们来到外科急诊室。

  牛魔王头一次进医院,觉得十分新鲜。

  “你坐在这儿等会儿,我进去看看。”皮皮鲁让牛魔王坐在走廊的长椅子上等他。

  皮皮鲁刚要走进急诊室,就听见一位大夫接电话。

  “什么?凡是来治枪伤的就扣下?行!”大夫挂上了电话。

  皮皮鲁傻眼了。看来,公安局已经通知所有医院了。

  “快走!”皮皮鲁回到走廊,小声对牛魔王说。

  皮皮鲁把牛魔王带到楼梯拐弯处,牛魔王问:“怎么了?”皮皮鲁说:“医院已接到命令,凡是来治枪伤的就抓起来。”“那就别治了!”牛魔王不在乎。

  “这可不行,要是感染了,弄不好得把胳膊锯掉呢!”皮皮鲁警告他。

  牛魔王吓了一跳。要是来人间过牛年,丢条胳膊可不值呀!

  “我看,警察也是抓坏蛋,咱们也是抓坏蛋,干脆合在一起抓得了!”皮皮鲁提议。

  “那不行!你想,警察能接受我这个牛魔王吗?就算我变成这副人样子,人家就跟我要证件,要介绍信,要户口本,我有吗?”牛魔王不同意。他不知从哪儿听说证件这些东西。

  “这倒是。”皮皮鲁觉得牛魔王说得有道理。

  就在这时,皮皮鲁看见妈妈从楼梯上走下来。

  “妈妈!”皮皮鲁不由自主地喊。

  皮皮鲁的妈妈一愣,一个不认识的大小伙子管她叫妈妈!

  “你?。……”妈妈以为碰到了神经病患者。

  “我是皮皮鲁。”皮皮鲁小声说。

  妈妈觉得这声音还真像皮皮鲁。可皮皮鲁一夜未归,而且公安局在全城搜捕他,说是他加入了犯罪集团呀!这个大小伙子莫不是坏蛋?妈妈警惕了。

  “你认识皮皮鲁?”妈妈突然问。

  “什么认识,我就是呀!”皮皮鲁忘了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了。

  妈妈断定这两个人和儿子的失踪有关系。她本来就不信自己的儿子会参加什么犯罪集团,她认定这是冤枉。说不定,就是眼前这两个家伙把皮皮鲁绑架走了呢!

  她决定想办法把这两个人抓祝

  “你说你是我儿子,你知道我在哪个房间给病人看病吗?”妈妈问小伙子。她儿子可是经常到医院来找妈妈。

  “当然知道。”皮皮鲁笑笑。

  “你领我去看看?”妈妈设圈套了。

  “走。”皮皮鲁冲牛魔王抬了抬下巴颏,示意牛魔王跟着他走。

  皮皮鲁准确无误地走进了妈妈的工作间。

  工作间里正好没人。妈妈傻眼了,她原以为同屋的一位男大夫在房间里呢!

  “妈妈,你给他把子弹取出来吧!”皮皮鲁让妈妈看牛魔王胳膊上的伤。

  “子弹!”妈妈现在深信不疑这是两个罪犯了。她扭头就往外跑,被皮皮鲁拽住了。

  “来--"妈妈大声喊"来人","人"字还没出口,被皮皮鲁堵住了嘴。

  牛魔王觉得必须把皮皮鲁恢复原样,才能使他妈妈相信。

  于是,牛魔王又施了法术,皮皮鲁恢复成了自己的模样。

  妈妈忽然感到眼前的大小伙子变矮了,她一看,啊,皮皮鲁!

  “皮皮鲁,你?”妈妈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牛魔王把门插上了。

  皮皮鲁把经过告诉妈妈。

  妈妈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那位小伙子是牛魔王变的。再说,昨晚鲁西西也说什么"牛魔王”,她和爱人还以为鲁西西说梦话呢!

  “妈妈这是真的!”皮皮鲁恳求妈妈相信。

  “你们应该和警察联合起来抓罪犯呀!”妈妈提出了疑问。

  皮皮鲁把不能和警察联合起来的原因告诉妈妈,并说他和牛魔王还要教训那些冒功领赏的"救火英雄群体",而这些人警察是无法管他们的。

  妈妈信了,她认为应该教训那些假英雄。

  “您快给牛魔王治伤吧!”皮皮鲁催促。

  “可咱们不能去手术室呀!”妈妈为难了。

  “找个没人的地方就行"。牛魔王说。

  “太平间没人,去太平间吧!”皮皮鲁提议。

  ◇ 第六章  太平间幽灵 ◇

  牛魔王又把皮皮鲁变成小伙子,然后三个人悄悄来到医院的太平间。

  太平间是医院专门停放死尸的地方,平时没人来,里边阴森森的。

  一具具尸体躺在停尸车上,尸体上盖着白色单子。

  皮皮鲁的妈妈让牛魔王躺在一辆空车上,她开始给牛魔王取子弹。

  皮皮鲁放哨。他是头一次进太平间,觉得挺害怕,好在有牛魔王和妈妈,要不然,他无论如何不敢在太平间里呆这么长时间。

  妈妈聚精会神地给牛魔王做手术。

  皮皮鲁突然听到里边那间屋子传出一阵轻微的声音,那也是一间停放死尸的房间。

  皮皮鲁不想打扰妈妈的手术,他轻轻走到那个房间的门口,慢慢把头探进去,往里一看--十几台停尸车整齐地排成一溜儿,白色的单子盖着一动不动的尸体。

  房间里没人。

  可皮皮鲁刚才明明听见有动静呀!

  皮皮鲁仔细观察每一具尸体,他猛然发现第三台停尸车的尸体微微地上下起伏着!是在呼吸!

  皮皮鲁差点儿喊出声来,他拼命堵住自己的嘴。

  死人活了?鬼?皮皮鲁猜测着。他回头看了看妈妈,手术还没完。皮皮鲁决定先不声张,等手术完了再告诉他们。

  皮皮鲁死盯着那具起伏的尸体,他越来越忍不住了,想知道那白单子下边究竟是什么。

  皮皮鲁刚想进里间看看,就听妈妈说:“好了。”妈妈从牛魔王胳膊里取出了子弹,手术很成功。

  牛魔王刚坐起来,太平间大门外边传来了脚步声和哭声。

  “糟了,来推尸体了!”妈妈慌了。

  “快躺在停尸车上,盖上单子!”牛魔王急中生智。

  皮皮鲁、妈妈和牛魔王用最快的速度各躺在一台停尸车上,拿白单子把全身盖上,装死人。

  大门打开了,进来几位护士和哭哭啼啼的死者家属。

  两位护士走到牛魔王装死的停尸车旁,说:“就这个。”家属们拥上来围着牛魔王大哭起来。

  护士推着牛魔王往外走,家属们簇拥着哭泣。

  大门关上了。

  皮皮鲁和妈妈忙从停尸车上跳下来。

  “妈妈,你快去看看牛魔王!”皮皮鲁急了。他没想到护士工作这么马虎。

  妈妈出去了。

  皮皮鲁一个人在太平间里,他又听见了里间的响动。

  皮皮鲁来到那个房间的门口,他悄悄探出头,只见那具会呼吸的死尸披着白单子站了起来,下了地,朝门口走去。

  皮皮鲁忙闪到门旁。等那个白色的幽灵刚走出门来,皮皮鲁从后边扑上去,一把将它抱祝白单子掉了,是个活人!

  皮皮鲁再一看,正是那个诬陷他"纵火"的中年人!真是冤家路窄。

  中年人猛一抬胳膊,把皮皮鲁甩开了。他显然不认识变成小伙子的皮皮鲁了。

  “行,够胆儿!”中年人伸出大拇指。

  “你是谁?”皮皮鲁想弄清他的身份。”干吗躺在这儿装死人?”“你刚才不也装死人了吗?”中年人狡猾地笑笑,"咱们是一路!”“一路?”皮皮鲁不明白。

  “我早就跟上你们了。你们还真够意思,那么多警察都抓不住你们,好样的!"中年人说。

  皮皮鲁原来以为只有头发长、留小胡子的才是坏蛋,今天他总算知道了还有衣着扑素的坏蛋,而且更坏!

  “你跟着我们干什么?”皮皮鲁问。

  “咱们合伙吧?”中年人想吸收皮皮鲁和牛魔王加入他们的犯罪集团。

  “你有多少人?”皮皮鲁趁机问,他想一网打荆"这个嘛,待会儿告诉你。先跟我到总部去一趟。”中年人老奸巨猾。

  皮皮鲁决定去探探这个犯罪集团的老窝,可牛魔王不在,他自己去行吗?

  ◇ 第七章  孤身入魔窟 ◇

  中年人看出皮皮鲁是个"犯罪人才",他打定主意要拉皮皮鲁入伙,给他们卖命。

  “快跟我走。”中年人说。

  “等等我那个哥们儿。”皮皮鲁想等牛魔王一起去。

  “别等了,夜长梦多。再说他怎么脱身呢?”中年人认定牛魔王早被大家抓住了。

  皮皮鲁为了不引起中年人的怀疑,一横心跟着他走了。皮皮鲁发誓要把这个犯罪集团连窝端了。

  “那是你的汽车吧?”中年人指着医院门口停着的小轿车问。

  皮皮鲁点点头,他想出同牛魔王联系的方法了。

  皮皮鲁拉开车门,请中年人上车。

  “这车什么牌子?还真漂亮!”中年人赞不绝口。

  “碧水金睛牌。”皮皮鲁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假模假样地开车。

  “往北,往西,对,再往东。”中年人给皮皮鲁指路。

  汽车在一片小树林里的一座防空洞门口停下了。

  “对了,公安局好像抓了一个小纵火犯,不知是怎么回事?”皮皮鲁好像偶然想起这么一件事,随便问问。

  “那是我干的!那天夜里,我放的火。我们原打算趁混乱抢了附近的一家银行,没想到那小孩用扇子一扇,把火弄灭了!气得我直咬牙!”中年人边下车边说。

  皮皮鲁恨不得一口吃了他。

  “这就是我们总部。”中年人指指防空洞口。

  皮皮鲁下车后,使劲儿关车门,他这是示意碧水金睛兽一会儿去叫牛魔王。

  皮皮鲁跟着中年人走进防空洞。防空洞里阴森恐怖,墙上滴着水,空气潮湿腥臭。……“谁?”黑暗里传出一声大喝。

  “笑面虎。”中年人回答。

  皮皮鲁知道了中年人的绰号叫"笑面虎"。

  “后边跟着谁?”洞里又问了一声。警惕性还挺高。

  “新发展来的。”笑面虎得意地说。按他们的规矩,谁为团伙发展一个有本事的哥们儿,是要受奖励的。

  皮皮鲁和笑面虎朝防空洞深处走去。也不知拐了多少个弯,终于看到了亮光。

  这是一间四方形的钢筋水泥建筑,地上点着一根蜡烛。微弱的光使房间显得摇摇欲坠。

  “你在这儿等会儿。我去打个招呼。”笑面虎对皮皮鲁说。

  皮皮鲁点点头。

  笑面虎拉开一扇沉重的水泥门,钻进去。

  皮皮鲁站了一分钟,他看看四周没人,蹑手蹑脚地跟着笑面虎钻进小门。皮皮鲁想侦察一下这魔窟里到底有多少坏蛋。

  这是一条低窄的走廊,黑极了,伸手不见五指。皮皮鲁一步一步往前蹭,他踩到了一个软东西。皮皮鲁蹲下一摸,是个人!他觉得手上沾了些粘乎乎的东西,凭感觉,皮皮鲁知道摸了一手血。

  皮皮鲁摸摸那人的左胸,心脏已不跳了。他继续往前走,听到了说话声,是从一扇微掩着的水泥门里传出的。皮皮鲁凑过去。水泥门里有亮光。

  “头儿,这小子不简单,还有汽车呢!”这是笑面虎的声音。

  “可靠吗?”头儿不放心,"别是警察装的。”“警察正抓他们呢。另一个还挨了警察一枪!”笑面虎掌握的情况还不少。

  皮皮鲁想看看头儿长得什么样,然后就去公安局报告,他把脸挨在水泥门上,使劲儿看。就在这时,两只大手象铁钳一样掐住了他的喉咙。

  皮皮鲁被人从背后拎着推到了"头儿"跟前。

  “这小子偷偷听你们说话!”抓皮皮鲁的人向头儿禀报。

  “嗯--"头儿一抬脸,皮皮鲁吃了一惊,这是全国通缉的持枪在逃犯!半年了,还没抓住他,原来藏在这儿!

  皮皮鲁从通缉令上知道,这家伙枪杀了十几个人,血债累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罪犯。

  “你是什么人?说!”头儿突然大喝一声。面目狰狞。

  “被警察追捕的人。”皮皮鲁很镇静,他说的是真话。皮皮鲁见惯了牛魔王的样子,才不怕这个逃犯的凶相呢。

  “杀了!”头儿从牙缝儿里蹦出两个字。

  ◇ 第八章  牛魔王大战群魔 ◇

  “我是来投奔你们的,干吗杀我?!”皮皮鲁拖时间。

  “别装蒜了,哄小孩去吧!”头儿真是"经验丰富",一眼就看出皮皮鲁不是他们一路人。

  “报告头儿,他的小轿车不见了!”一个人进来说。

  笑面虎慌了,一把揪住皮皮鲁的脖领子,吼道:“快说,车上还藏着谁?”“就咱俩呀!”皮皮鲁知道碧水金睛兽已去接牛魔王,心头燃起了一线希望,他原以为自己是活不成了。皮皮鲁想,只要抓住这伙罪犯,自己死了也行,就怕白死。

  “少跟他废话!”头儿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扔给笑面虎。

  笑面虎拿着匕首,朝皮皮鲁走来。

  刀尖已经碰到皮皮鲁的喉咙了。皮皮鲁闭上了眼睛。他此刻只有一个遗愿:下辈子上学,愿老师别再留那么多作业了。

  “头儿,那辆小轿车又来啦!”门口放哨的罪犯跑进来报告。

  “车上坐着警察?”头儿紧张了。

  “不是,就一个小伙子。”

  “我去看看。”笑面虎扔下匕首,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两名罪犯押着牛魔王进来了。

  皮皮鲁真想大喊一声"万岁"!

  牛魔王看见皮皮鲁还活着,松了口气。

  “又来一个送死的!”头儿狞笑着。

  “送死?”牛魔王故意逗他,"怎么死法?”“放肆!”头儿抽出匕首,朝牛魔王掷去。

  匕首碰到牛魔王身上,象碰到石头上,发出"当啷"一声响,掉在地上。

  头儿一看就知道牛魔王功夫不浅,急叫到:“还不快上,杀了他!”罪犯们一拥而上,要抓牛魔王。

  牛魔王只轻轻一抖肩膀,罪犯全都摔倒在地上。

  头儿拔出手枪,对准了牛魔王。

  这回牛魔王傻眼了,他怕子弹。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皮皮鲁从侧面扑了上去。死死攥住头儿的手腕,枪响了,子弹打在墙壁上,冒出火花。

  头儿毕竟会点儿武功,一下就把皮皮鲁摔倒在地,当他第二次举起枪的时候,他怔了。

  牛魔王恢复了原形,张着血盆大口瞪着他。

  头儿只觉得勾着扳机的二拇指直打哆嗦,手腕也乱晃,明明枪里有子弹,硬是打不出来。

  牛魔王飞起一脚,把犯罪集团头子的手枪踢掉了,那家伙惨叫一声,手腕已断了。

  牛魔王拣起手枪,收了起来,还自言自语道:“再碰上孙悟空,我可不怕他了。"这时,犯罪集团的小喽罗们纷纷往洞外跑,没想到碧水金睛兽早把洞口堵死了。

  笑面虎看到没退路了,对同伙们大喊道:“弟兄们,反正活不成了,跟他拼呀!"亡命徒们拿着各种凶器朝牛魔王起来。

  “你躲在我身后。”牛魔王对皮皮鲁说。

  “把你的芭蕉扇给我。”皮皮鲁说。

  “可别冲我扇!”牛魔王把芭蕉扇给了皮皮鲁。

  亡命徒们冲了上来。

  牛魔王拳打脚踢,罪犯们抱头鼠窜。他们哪儿是牛魔王的对手呀!

  第二批亡命徒上来了。

  “你让开!”皮皮鲁推开牛魔王,举起芭蕉扇朝罪犯们轻轻扇了扇。

  平地卷起一阵狂风,把亡命徒狠狠朝水泥墙上摔去。

  当场撞死五个!

  “这叫正当防卫!”皮皮鲁还有点儿法律知识呢!

  亡命徒们知道这二位的厉害了,纷纷跪下求饶。数笑面虎磕头最响。

  “把他们都送到警察那儿去。”皮皮鲁对牛魔王说。”捆起来吧?”“牛年嘛,得有点牛年的特点,给他们都戴上鼻环。”牛魔王变出了几十个鼻环,要把罪犯的鼻子穿个孔,套上环。

  “这。……不合适吧?”皮皮鲁觉得有点儿那个。

  “这回你得听我的!”牛魔王给每个罪犯套上了鼻环疼得他们喊爹叫娘。

  “一定是他对人给牛穿鼻子有意见。”皮皮鲁猜想。

  所有的鼻环都被一根绳子连在了一起。

  皮皮鲁拽着绳子头,出了防空洞。

  牛魔王把碧水金睛兽变成了一辆囚车。罪犯都被押上了囚车。

  “你还得变成人。”皮皮鲁提醒牛魔王。牛魔王又变成一个小伙子。

  “把我变回去。”皮皮鲁说。

  皮皮鲁恢复了原样。

  ◇ 第九章 隐身人戏弄"英雄群体" ◇

  满载着罪犯的囚车拉着警笛驶进公安局,"持枪在逃犯抓住了"!警察们欣喜若狂。

  “谁抓住的?”

  “就是那个小'纵火犯'!”

  “冤枉人家了!”

  “他怎么抓的?”

  “反正有点儿神!”

  公安局长亲自接见了皮皮鲁和牛魔王。

  “你是哪个单位的?”局长问牛魔王。

  “无可奉告。”牛魔王耸耸肩。

  局长笑了。他理解牛魔王,不问了。

  “这么说,那场火是你扑灭的?”局长问皮皮鲁。

  皮皮鲁点点头。

  局长也不问皮皮鲁一个人怎么扑灭大火,反正他相信皮皮鲁能扑灭--两个人抓了这么多罪犯!本事不小嘛。

  局长看了看表,说:“现在他们正开发奖大会呢!”“什么发奖会?”皮皮鲁问。

  “奖励救火英雄群体呗!”局长苦笑。

  “正好,咱们去羞羞他们!”皮皮鲁对牛魔王说。

  “走。”牛魔王二话没说。

  局长没阻拦他们。这些冒功领赏的人不犯法,不归他管。

  不妨让皮皮鲁他俩去管管。

  囚车又变成了小轿车,皮皮鲁和牛魔王直奔发奖会场"你是怎么从停尸车上逃出来的?”皮皮鲁问牛魔王。

  “用隐身法呗!”牛魔王说。

  “你还会隐身法?!”皮皮鲁只在神话书里见过隐身法。

  “当然会,不信你看我!”

  皮皮鲁一扭头,他身旁的座位上的牛魔王不见了。

  “看见了吗?”牛魔王还坐在皮皮鲁身边,可就是看不见。

  “能让我也隐身吗?”皮皮鲁问。

  “当然能!”牛魔王说,"你再看看自己!”皮皮鲁低头一看,自己也没了,只能感觉到自己存在,却看不见!

  “咱们就这样去发奖会场闹闹。”皮皮鲁有了主意。

  两个隐身人来到了"救火英雄群体"发奖大会会场没一个人看得见他俩。

  主持人宣布大会开始。

  “先请英雄群体代表×××发言,介绍灭火经过!”雷鸣般的掌声。

  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脸不变色心不跳地健步走上主席台,拿出了长达八十页的发言稿。

  皮皮鲁也上了主席台,就站在她面前。

  “我是。……”女英雄想说"我是英雄群体的一员",可"英雄"二字还没出口,皮皮鲁捏住了她的鼻子!

  她憋红了脸,不知是怎么回事--明明感到有东西夹住了自己的鼻子,可什么也看不见。

  台下一片议论。不知这位"英雄"怎么了。

  “她太激动了,请大家安静。”主持人随机应变,替"英雄"解围。

  “我是。……”女“英雄"刚一感到鼻子上的夹子松口了,马上发言,可只说了两个字,又被夹住了。反正"英雄"两字不让她说。

  女"英雄"急了,她伸手同"夹子"搏斗。台下观众看见"英雄"同空气打架,哄堂大笑。

  “这是她在表演救火的动作!”主持人又给她一个台阶。

  这可蒙不了听众,大家开始起哄。

  女"英雄"满脸通红--本来她就问心有愧,急忙退到台下,又换了一个男"英雄"发言。

  还是老样子,不说话,光表演"救火动作"。

  皮皮鲁索性胳肢他腋下,让他笑个不停。全场哗然,认定这两位是神经病患者。

  “发言取消,现在发奖金!”主持人宣布。

  “救火英雄"们排队走上主席台,领取奖金。每人一个红纸包。

  这个项目还算顺利。

  “英雄"们感到纸包挺重,一个个喜笑颜开。他们回到座位上,悄悄打开一看,哪儿是什么钱,包内是一面锃亮的小镜子!

  照照吧!

  皮皮鲁乐了。这是牛魔王捣的鬼。

  皮皮鲁和牛魔王离开了会场。

  “这钱怎么办?”牛魔王问,他口袋里装满了钱。

  “送到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去。”皮皮鲁一笑。

  碧水金睛牌小轿车朝残疾人福利基金会驶去。

  牛魔王的故事就先讲到这儿。后来,牛魔王去皮皮鲁的学校逛了一圈,还装过校长呢!好玩极了。以后再讲给你们听!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