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古今故事 > > 聊斋志异 > 正文

八大王
时间:03-21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冯生是个没落的贵族子弟。有个捉鳖的人欠了他的债不能偿还,就以鳖抵债。一天,那个人献给他一只大鳖。冯生见它形状奇特就放了它。一天,他从女婿家回来,走到恒河畔时,天色已近黄昏。这时,他见一个醉汉后面跟着两三个随从,正一颠一跛地走来。醉汉远远看见冯生就问:“什么人?”

冯生随便答道:“行路人。”醉汉生气地说:“难道没有姓名,为什么只说是行路人?”

冯生因为急着赶路,对他的话置之不理,直走过去。这样一来,那醉汉更生气了,抓住他的袖子不让他走。冯生很不耐烦,但解脱不了,就反问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醉汉喃喃回答说:“我是从前的南都令尹,你想怎么样?”

冯生说:“世间哪有这样的令尹,真是辱没了世界。幸亏是从前的令尹,如果是现在的令尹,那不得把行人都杀光吗?”

醉汉非常愤怒,打算对冯生动武。

冯生大声说:“我冯某人不是好惹的!”

醉汉听了,竟变怒为喜,跌跌撞撞地下拜说:“你是我的恩人,刚才冒犯你了,请不要怪罪!”他叫随从先回去准备酒菜。冯生推辞不得。两个人握着手走了几里路,才到一座小村子。

走进去,只见房屋华丽漂亮,好像是富贵人家。醉汉的酒渐渐醒了,冯生问他的姓名。他说:“说出来你不要吃惊,我是本地的八大王。刚才西山的青童请我去喝酒,不觉过量了,冒犯了你,实在惭愧。”冯生知道他是妖怪,但他的情感和言词都很诚实,也就不害怕了。一会儿,八大王摆设了丰盛的筵席,催冯生坐下来痛饮。

八大王最豪爽,连饮了几杯。

冯生担心他又喝醉了,再次纠缠骚扰,便假装喝醉了,请求去睡觉。

八大王已明白他的意思,笑着说:“你莫不是怕我癫狂?请你不要畏惧。说喝醉了酒的人没有品行,不记得隔夜的事情,这是骗人的。酒徒不讲德行,故意冲犯的十个中就有九个。我不会把无赖的行为施加给年长的人的,你就放心地喝吧。”冯生又坐下,劝道:“你既然自己知道,为什么不改变你的行为呢?”

八大王说:“我担任令尹时,天天喝得酩酊大醉。自从触怒了天帝,被贬回这个岛,我发誓要痛改前非,不走老路。现在衰老得快要死了,加之又穷困潦倒,所以旧态复发。你的教诲我恭敬地领教了。”

两人倾心交谈之际,远方的钟声响了。八大王站起来,抓住冯生的手臂说:“我藏有一件东西,姑且报你的大德。这东西不能

长期佩戴,如愿以后,再还给我。”说完,八大王从口里吐出只有一寸多高的小人,用爪子掐冯生的手臂,冯生痛得像皮肤裂开了一样。八大王急忙把小人按在上面,一松手那小人已进入皮肤里,指甲的痕迹还在,而且慢慢凸起,鼓起一个小肉包。

冯生惊问这是什么东西,八大王却笑而不答,只是说:“你应该走了。”他送冯出门,自己返回去。冯回头一看,村舍全都消失了,只有一只巨鳖,缓慢爬入水中不见了。

冯生惊讶了很久。自从得到鳖的宝贝,他的眼睛变得无比明亮,凡是有珠宝的地方,埋得再深他都可以看见;即使是从来不知道的东西,也可以随口说出它的名字。

有一次,他从卧室里挖出几百串钱。后来有个人要卖房,冯生知道房屋地下有无数钱,就用重金买下来居住。从此,他变成了富翁,还收藏了各种难得的珍宝。

一天晚上,冯生在睡梦中梦见八大王气宇轩昂地进来说:“我赠送给你的东西,现在应该还给我了。如果佩戴久了,会耗人精血,损人寿命。”冯生答应马上奉还,他请八大王留下来作客,八大王辞谢说:“自从听了你的规劝,我戒酒已经三年了。”说完,就用嘴咬冯生的手臂,冯生痛极了,醒过来一看,那个小肉包已经消失了。

从此以后,他又和普通人一样了。

恐怖+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