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古今故事 > 民间故事 > 传奇故事 > 正文
花落清风

    第一缕阳光照到清风县的时侯丽娘的酒馆就已开门了她发髻盘得一丝不乱把酒缸里的酒舀到酒坛里再一坛坛摞到柜台里镇上的人都说丽娘家的酒窖里藏的都是世间好酒打开酒坛酒香四溢。酒馆不大她自己一个人带一个孩子勉强为生连小二都不用找厨房里有煮好的牛肉和毛豆还有几款下酒的小凉菜。

    收拾的差不多打发了孩子午儿去学堂酒馆也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个客人来人黑瘦并不是镇上的人带了一个大包衭他要了一壶酒和一盘毛豆。“老板方铁匠的铺子离这还远吗”丽娘答“不远就在这条街的尽头上。”

    对街的绸缎店曲老板派自家弟弟曲杨来买一壶酒他还没打开布帘进来就说“好姐姐我给我兄长来取酒了。”丽娘从柜台里拿出一瓶杏花酿“和你兄长说这酒最烈最好午膳时再喝。”曲杨咧嘴一笑“姐姐什么时侯才能关心一下小弟”顺势抓住她的手不放丽娘脸一红“无礼”硬是抽回了她的手。

    晌午丽娘她爹来到酒馆帮她照看一下生意她去给午儿送饭。丽娘回来后给她爹炒了两盘菜 她爹说“你自己一个人带着午儿日子难过要不就回娘家家里不差你们两张嘴”丽娘说“我不回我带着午儿开着酒馆日子尚可过去况且这里离家也不远倒是你和娘要放宽心不要生我们的气。”丽娘的爹叹了口气说“你们姐弟三人真是让人操心你的夫君弃你而去你的妹夫下落不明你的弟媳离家出走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这辈子要摊上这样的事”丽娘忙劝到“午儿他爹贪恋青楼与另一个女人远走高飞和他这样的人过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何来忧愁。妹夫这人嗜酒如命动不动就对妹妹拳脚相向他既下落不明何不让妹妹再寻良人。弟媳虽已离家出走但是每隔一月会有家书送来倒也有些消息弟弟能干身边需有佳人陪伴可以纳妾。”丽娘她爹叹了口气背着手走了。

    午后脂粉铺子的徐大娘来酒馆坐坐丽娘正在抹桌子她说“丽娘啊你知道吗街头上的方铁匠新收了一个徒弟叫文山今天上午刚来听说有着一手打刀的好手艺可是咱们这个县这么小谁用刀啊”丽娘淡淡的说“有人只是学着当个营生有人学着却是喜欢你家徐义不也喜欢往铁匠铺子里跑吗最近不知道都学了多少手艺了。”徐大娘干咳两声用手帕捂住嘴“我家的臭小子他老子让他去学堂他不去硬是往铁匠铺里跑。”

    丽娘送徐大娘出去时外面还很热徐大娘说“这一到夏天这水沟就容易臭幸亏你家的酒窖深才能藏得住好酒。”丽娘用袖子遮了遮阳光说“徐大娘那的脂粉也是抵得住酷暑活色生香啊”

    送走徐大娘对街的绸缎店忙里忙外人们抱着一摞摞绸缎出出进进曲老板在那指挥的满头大汗她刚要转身回酒馆里曲老板三步并做两步向她跑来“妹子几日不见你似乎消瘦许多我这新到了罗缎一会儿给你送两匹新鲜颜色不要总穿着这暗红的颜色了吧。” 丽娘退后一步说“多谢曲大哥美意丽娘不敢收曲大嫂日夜为你操劳有好料子且留给她穿吧。”说罢转身走回酒馆里。

    第二日清晨丽娘正在酒馆里却听对街绸缎店有人吵吵闹闹她走出门去有人把一堆衣衫扔出来两个店内帮手把一个人架出来推倒在地曲杨走出来向着地上披头散发的人说“不中用的东西一个月送货都能送错两次我们店里留不下你另寻高处吧”地上的人抬起头来正是这个月新来的小二王明王明说“二当家的求求你让我在这混口饭吃吧我不是故意送错的。是大老板给我写的单子让我按着送的。”曲杨说“住口还敢诬赖我兄长给我打”丽娘走过去安慰曲杨说“何必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呢。和气才能生财既然不愿留他就放他走罢”曲杨回头恶狠狠的对王明说拿着你的东西快点滚! 王明收拾了一下站起来说“你们仗着有钱就欺负我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说完就跑了。曲杨不屑一顾转过头来满脸微笑“姐姐忙完我去你那喝酒吧”

    深夜酒馆里的客人刚走曲杨就进来了说“姐姐给我一壶酒。”丽娘说“喝一杯就回去吧夜深了明天你们还要打点店面。”说着给他斟上一杯酒曲杨一把抓住丽娘的手放在鼻子边嗅了嗅“丽娘姐姐你比杏花还香”丽娘还没来得及抽回手店门开了曲老板走进来看到自家兄弟正拉着丽娘的手脸一唬“成何体统”曲杨讪讪的放了手哼着鼻子说“你这么晚来找丽娘又是何体统。”曲老板手一挥“混帐我是来寻你还不快回去打点明日我要去凤县进货。”

    二人离开之后丽娘正打算关门看到月色如钩她来到街上此时街上很安静丽娘抬头看了一眼月色心中五味杂陈她曾心心念念喜欢一个人终于嫁了他却发现婚后不久他的丈夫喜欢的人不是自己都说月色寂寞却不知爱一个人时最寂寞。她恨吗不无能的人才会恨。

次日曲老板上路去往凤县店里留曲杨照看。

    待到天黑丽娘安排午儿睡下自己收拾一下也要入睡之时忽听后院有响动她刚一打开后门一个人迅速闪身进来。摘下帽子来人竟是曲老板他一把抱住丽娘低低的说“我很想你恨不得天天和你在一起。”丽娘弯了弯嘴角“曲大哥说是去凤县进货却是连夜返回真是掩人耳目好手段”曲老板把手箍的更紧“我这都是为了见你。”丽娘挣脱开来面对曲老板。“曲大哥请回吧别误了各自的名声。你现在离开从今以后丽娘还能尊你一声兄长。”曲老板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他把丽娘拽到怀中粗粗的说“我日夜都思念你只为和你双宿双飞良宵苦短妹子不要推辞。”丽娘深深的看他一眼。一声叹息“也罢待我梳洗一番便来相陪。”丽娘转身给曲老板倒了一杯酒“你喝一杯先稍等片刻。”曲老板喜不自胜。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一刻钟后丽娘回到了屋里她长发散落玄色的睡裙把她的身材勾勒的曼妙如春她嫣然一笑软软的说“曲大哥我再陪你喝一杯吧”丽娘举起酒杯起启朱唇曲老板一口喝下早已按捺不住把丽娘压在身下。刚把衣服解开他突然一阵目眩眼前一黑他暗道一声不好没有力气的歪到一旁。“你你这个妇人竟然在酒里下了药”看着一旁惊慌的曲老板丽娘不慌不忙的把衣服穿好微微一笑“没错自从我的男人离开每天晚上我睡前都会在桌榻上放一杯酒下的只不过是一点蒙汗药罢了喝不死人的当然我怎么会就这么便宜的毒死你。”停了一会儿她接着说“敢问曲大哥为了和我在一起是想要休妻再娶还是纳我为妾呢”

曲老板一时语塞丽娘抓住曲老板的下巴抬起他的头让他的眼睛对视着她的。“我听说曲大嫂贤妻良母不曾对你不起想必你和我也只是逢场作戏吧”

    曲老板看着这一双血红的眼睛有一丝害怕他语无伦次的说“虽...虽不能娶你但是其他的事我都依...依你。这漫漫长夜你孤苦无依难道你不想让我来好好的疼...疼你你们女人不就喜欢男人这样照顾你们吗”

    她拿起一团布塞在曲老板的嘴里。曲老板呜呜的叫着脸上泌起一层汗珠。丽娘凑到曲老板的耳朵跟前说“看来你照顾了很多喜欢这样被你照顾的女人。”丽娘缓缓的走到柜子处拉开抽屉取出一把袖刀刀身打磨的非常光滑。她拿了刀颠了颠“你认为所有女人都一样可惜我偏偏最恨你这样的人该杀”说着一刀飞出直入他的心脏血溅在她玄色的长衣上迅速的淹没不见了。

    第二日丽娘像往日一样站在门口看午儿蹦蹦跳跳的去了学堂。

    她转身进屋屋里坐着的客人是铁匠铺新收的徒弟文山。丽娘走到桌边坐下看了他许久静静的说 “早点离开清风县吧。”文山说“我不走除非你和我一起。”丽娘叹息“当初我若早一日遇到你必和你长相厮守可惜我先遇见了别的男人嫁的是他。”文山语气急促“可是他并不是你可以守一辈子的良人。你何必固执如此”丽娘站起来走开无声叹息。“因为我再也不是当初的丽娘了。”

    入夜曲杨和朋友在酒馆里喝酒其他几人喝得有点多了受不住就先走了。店里只剩下曲杨一个人他眼神迷离的看着丽娘说“丽娘姐姐我喜欢你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很久了今晚就让我睡在你这里吧”丽娘静静的看他一眼。“你和夏小姐早已订亲了吧”曲杨嘿嘿一笑“夏小姐哪有丽娘姐姐标致啊”“你这样就不怕夏小姐知道不怕镇上的人说三道四?哦我忘了人们只会指责我不守妇道而不会责备男人朝三暮四。”说罢丽娘温婉一笑“随我来”。曲杨心花怒放.......

    绸缎店的老板进货一直没有回来二当家的又连续两天没来店里绸缎店正乱的一锅粥的时侯曲老板的夫人收到了一封信打开信之后不禁大惊失色。信的落款是曲杨。说是大哥进货未归他前去打听结果发现大哥在赌场输光货款他和大哥一言不合打了起来失手打死大哥再不敢回家从此浪迹天涯求求嫂嫂看在曲家列祖列宗的份上不要报官缉拿他。信里还有曲杨随身玉佩。送信的人早已不知去向曲夫人急得六神无主一想到自己中年丧夫不禁悲从中来。

    一家连失两个兄弟这个事情捂也捂不住很快就传到官府那里李捕快开始向街坊四邻挨个走访。并没有任何动静。不久绸缎店的里的帮工说曾经有一个小二被二当家扫地出门走时放了狠话也许是他报仇李捕快并未费吹灰之力就把王明抓来严加审问王明拒不承认他害过二当家。他只说两天前的夜里在暗处待着打算等曲杨出来要揍他一顿却发现曲杨和三人一道出门直接去了酒馆。他等了太久见曲杨不出来他就走了。

    李捕快静静在站在丽娘酒馆的门前门帘被风轻轻吹起丽娘在柜台里的身影若隐若现。他走进酒馆丽娘看到他并不惊讶。丽娘说“大人请坐想喝点什么”李捕快注视着丽娘的眼睛说“丽娘带我去看看你的酒窖吧。”丽娘的身子微微一僵“大人随我来吧。”

    丽娘后院的酒窖在一颗杏花树下此时树上杏花已落一枚一枚青杏掩在杏叶之间让杏树更加茂密投下大片阴凉。李捕快带人下到酒窖里酒窖有五米深下面摆了一行一行的酒坛最里面的酒坛挪开李捕快发现了曲老板和曲杨的尸体。

    清风县一时之间炸开了锅丽娘酒馆前聚满了人人们都在议论丽娘一介女流竟能杀死一双兄弟。有人说“没想到我们附近竟然住着这样的杀人犯。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也有人说“不知丽娘和曲家兄弟是什么关系有什么深愁大恨”一旁徐大娘急道“这是哪里话丽娘一直温顺善良不惹事非和她邻居这么久从没见她和谁红过脸。”乡邻们叽叽喳喳聚了很久才慢慢散去。

    丽娘被投到县里大窂自打她来到这昏暗的牢里她一句话未说。静静的待了一夜天亮时大牢打开李捕快进来让看守把丽娘的手拷脚镣打开丽娘不解的看着李捕快李捕快说“丽娘你回去吧有人已经认罪了。”丽娘的眼神闪过一丝惊慌。“是谁”李捕快说“曲家兄弟二人尸首上面的刀伤薄而深直入心脏不是你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所为方家铁铺的文山已来招认人是他杀的刀是他打的杀人后放到你的酒窖里难为你一个女子自家酒窖里放入两具尸体你都不知。明日县老爷就会提审文山。”

    丽娘回到酒馆里他爹急匆匆的迎上前来“这到底是怎么了出了这么大的事”丽娘强自镇定说“爹我要准备一下去牢里问问他。”下午丽娘提了酒和菜去看文山她把酒和菜一样一样的拿出来摆在文山的面前。丽娘坐在过道上轻声说“师傅他老人家一定很生我的气丽儿不肖给他丢脸了”文山一笑"师傅还有师兄们依然不会生你的气。”丽娘深深的看了一眼文山“山哥你以前答应过我会收午儿为徒”文山说“若在从前我定不推辞。现在你们母子速速离开清风县吧。”丽娘不说话。抬起酒杯仰头喝了下去。

    次日县衙门前围得水泄不通县老爷惊堂木一拍“带嫌犯文山上堂”文山被押上来跪在那里“大胆文山你来到清风县时日不多却连杀两人之后移尸酒窖嫁祸他人你可知罪”文山刚要说话丽娘突然拨开众人走上前来跪在文山旁边“大人人是我杀的不是文山。”众人一片哗然县老爷大怒“先不说你是如何杀得了这二人就是你和曲家兄弟能有多大的仇怨非得杀死他们不可”丽娘抬起头来“我孤儿寡母开着小小酒馆本是与世无争曲家兄弟连番多次骚扰我。他们二人曲老板妻子贤惠曲杨明明已和夏家订亲却总是盯着我不放男子不顾妻儿多是这样薄情我最恨这些负心的男子他们负心也罢却把我当成可以一日欢情的女子他们男人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却让我们女子担着不贞的骂名”众人听后不禁高声议论大家也都知道丽娘的丈夫就是负她而去。他们开始同情丽娘。

    “大人” 文山急切的说,丽娘打断正要说话的文山“想必大家想知道我一介女流怎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可以杀人移尸丽娘知道自己没有力气所以先给他们喝了毒酒趁他们浑身没有力气之时再动手” 李捕快说“那刀是从何而来”丽娘答“刀的确是文山的他初来清风县时在我的酒馆里喝酒时掉落我拾到后打算用来防身就留在了身边。”

    县老爷和李捕快对视一眼只是觉得这个案件似乎哪里蹊跷丽娘站起身来“丽娘自知自己犯下滔天大罪不想怨枉好人也不想再隐瞒任何人了大人若是不信丽娘的话现在可去酒窖再行查看最里侧一行酒坛下面的土里还有两具尸骨。” 众人大骇。县老爷惊得站了起来哆哆嗦嗦的说“你你快从实招来。”丽娘说“这两具尸体分别是我的妹夫和弟媳。我的妹夫经常喝酒喝酒之后就毒打我妹妹有一次她喝酒后到我这里耍酒疯我便没有让他活着离开。我弟弟憨厚老实弟妹花枝招展完全忘记一个妇道人家该守的本分一次她来到我这我劝说她半天她反而嘲笑我被丈夫抛弃还假扮贞洁说我还不如那和我丈夫离开的烟花女子......”丽娘的爹早已老泪纵横他断断续续的说“孩子你说的这不是真的你弟妹她离家出走了她明明还有过来信。”丽娘回头给她爹跪下磕了三个头她眼泪落了下来“爹是我对不起你和娘那每月一封的信都是我请人代写的。”说着她膝行至她爹跟前“我对不起您和娘也对不起弟弟妹妹我死不足惜但还请爹娘弟妹保重。午儿他不要在这里了让他离开清风县吧。”说着她咬紧牙关文山大喊一声“大人快救她她已服毒。”

    大家围到丽娘身边时有暗红的血从她的嘴里流出来丽娘看一眼文山她呜咽着说“我劝弟弟妹妹再找好人相伴可是我自己却看不透这一层现在我想明白了一切都 已经晚了不过这样也好我终于放下了包袱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可以安心的睡去了。”

    丽娘被埋在了南山一棵杏花树下文山带着午儿来看丽娘午儿呜呜的跪在坟前哭着文山倒了一杯酒洒在坟前他想起当年他与丽儿投在师傅门下一起练习飞刀他问丽儿将来想嫁什么样的人丽儿说“我嫁的人一定要专心爱我一人.不过这世间男子皆负心。我就偏要杀尽这些负心人。”文山自己倒了一杯酒他看着远方低声说丽儿我只喜欢你一个人我知道你从一开始就知道。

    有风吹来杏叶簌簌的响着文山抬头看一眼杏树“待到明年春天杏花开时我们再来看你。”说罢文山拉着午儿的手离开了。夕阳下一大一小的身影渐渐远去。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