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古今故事 > 民间故事 > 上下五千年 > 正文
神探赌棋救刺客

刺杀张昌宗

这天早朝将毕,大殿外突然慌慌张张地跑进来一个人,大家一看,都乐了。只见这人的官服上沾满了土,官帽也歪了,本来白里透红的小脸上泥一道汗一道,跟土猴子似的。这人是谁?他就是武则天最喜欢的男宠,号称“莲花六郎”的张昌宗。

武则天一看张昌宗这狼狈相,忙起身询问。张昌宗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就说开了:今天早上他上朝走到半路时,突然遭到了两个蒙面人的袭击。那两个蒙面人身手敏捷,幸亏他带的卫士多,一部分卫士死死缠住两个刺客,另一部分则把他拖出轿子,连拉带拽,总算保住了性命。

武则天一听就火了:“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对朕的大臣动手?”大家面面相觑,谁也不说话,心里却都在埋怨那两个刺客功夫不济,咋就没把这个无耻小人给杀了呢?

武则天用手指了一下狄仁杰,接着说:“国老,这个案子非你出马不可了。”

狄仁杰是武则天时代的名相,功勋卓著,连武则天都尊称他为“国老”。

大家暗暗为狄仁杰捏了一把汗:这案子肯定是痛恨张昌宗的人做的,如果狄仁杰破了此案,就会有正直的大臣遭殃,如果破不了,那狄仁杰断案如神的一世英名也就毁于一旦了。

退朝之后,狄仁杰带人来到张昌宗的府第,找卫士们询问事情的经过。卫士们说早晨正赶路时,边上的几个卫士突然就倒下了,随后杀出了两个蒙面黑衣人。众卫士拼死抵抗,眼见着天色渐渐变亮,两个刺客才匆匆逃走。卫士们又指出,两个刺客的武功路数和所使的兵器,似乎并不是中原武林人士。

狄仁杰亲自验看了卫士们的伤势,发现前面昏倒的那几个卫士都是被很细的竹箭射中的,伤口很浅,而受伤的几个卫士也都是皮外伤,并无大碍。

回到府中,狄仁杰派人把城里几家大竹木店的老板找来,然后让他们仔细审视那些竹箭,看看究竟是哪里的竹子做的。话音刚落,城南竹木店的潘老板就惊叫了起来:“大人,这竹箭我见过!” 潘老板告诉狄仁杰,去年他到南海郡采购竹子,曾见过当地百姓使用这样的竹箭,因为箭头上涂了见血封喉的毒液,所以威力极大。 狄仁杰摇了摇头说:“这几支竹箭都是从伤者身上取出来的,他们当时虽然都昏迷了,但没有一个人丧命,并不是见血封喉啊。”潘老板又俯下身子仔细看了一会儿,说:“大人,这竹箭绝对是南海郡的青竹制成的,小人曾拾得一支这样的竹箭,就存放在家里。”

狄仁杰一听,立即派人到潘老板家取来竹箭。狄仁杰一看,果然,和自己拿到的那几支竹箭的纹理一模一样,箭头上倒钩的角度也几乎相同,唯一不同的是,潘老板的这支竹箭颜色更深一些,箭头上似乎还透着一丝蓝汪汪的毒光!

看来这些竹箭的确是出自南海郡,只是张昌宗怎么会得罪那么远的人呢?而且,这次的竹箭为什么不是见血封喉呢?

宫中究根底

狄仁杰直奔皇宫而去,进了后宫,就听见大殿里传来了悠扬的箫声。只见大殿之上,武则天正斜着身子倚在床上,笑眯眯地看着侧前方。顺着武则天的目光看去,见到房梁上垂下来两根绳子,绳子上系着一只木头仙鹤,张昌宗就坐在仙鹤的背上,脸上涂着鲜艳的脂粉,身上穿着件各色羽毛制成的衣服,正吹着玉箫呢。

武则天看狄仁杰进来,关切地问:“国老啊,你匆匆忙忙前来,莫非是刺杀张爱卿的案子有了眉目?”狄仁杰摇了摇头,说:“还没呢。老臣是想问问张大人,最近与谁结下了这么大的仇恨?”

武则天挥挥手,让张昌宗从木鹤上下来。张昌宗嬉皮笑脸地凑了过来,问:“狄大人,是不是把刺客抓住了?”

狄仁杰厌恶地挥挥手,说:“张昌宗,你我都是朝廷命官,你穿成这样,似乎有失体统吧?”

一句话把张昌宗噎了个脸红脖子粗。武则天连忙打圆场:“国老,你难道没听说过,昌宗前世是神仙,他穿上这件孔雀集翠裘,真是仙气十足啊!”

狄仁杰听了,哈哈一笑,说:“既然是仙人,那你告诉我,你究竟得罪谁了,又是谁要刺杀你啊?”

张昌宗吭哧了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狄大人,最近我可真没得罪人啊。而且,自从皇上赐给我这件孔雀集翠裘之后,我就天天来给皇上吹箫解闷,怎么会得罪人呢?”

武则天点了点头,说:“是啊.前些日子南海郡守献上了这件孔雀集翠裘,我看昌宗穿着正合适,就赐给了他。南海郡守说这是件圣物,说不定昌宗能借着它飞升成仙呢!” “圣物?您说这孔雀集翠裘是南海郡守献上来的?”狄仁杰心里一激灵。“是啊,这件孔雀集翠裘是以孑L雀羽毛为主,辅以一百种鸟的羽毛织成的。它在阳光下是一种颜色,在背阴处又是一种颜色,到了月光下还能现出另一种颜色,真是巧夺天工啊!”

回到府里,狄仁杰立即派人暗地查访,看城里的各家客栈里,是否住着来自南海郡的客人。不久,有人来报,说在城西的天缘客栈里,住着一对南海郡来的夫妻。白天,他们经常穿着平民百姓的衣服到张昌宗的府第周围转悠,晚上有时也会外出。

狄仁杰带着自己的贴身护卫,化装成一对主仆,来到天缘客栈。到了那对夫妻的客房门前,狄仁杰敲了敲门,一个年轻的姑娘探出头来,她一脸戒备地看着狄仁杰,说:“您走错门了吧?”

狄仁杰笑了笑,说:“没有走错,姑娘,老夫家里有个侄子在南海郡经商,我想捎封信给他。打听了一天,才找到你们两位南海郡来的客人,不知能不能帮这个忙呢?” 姑娘摇摇头说:“老人家,捎封信本来不算什么,只是我们还没定下回去的时间,怕耽误了您的事儿,您还是再找找别人吧。”说完.就要关门。狄仁杰伸手拦住了她:“姑娘,据我所知,你们回去也就是最近一两天的事,怎么说还没定下归期呢?”,

那个姑娘听了,脸色突变:“您怎么知道?”

狄仁杰一笑,说:“我不但知道你们近两天就要回去,还知道你们在做一件大事,难道你不想知道结果如何?”

姑娘一脸惊讶地看着狄仁杰,随后,她将狄仁杰让进了屋里。这时,从里屋走出来一个小伙子,他看见狄仁杰,用责备的语气问那个姑娘:“木果,他是谁?” 那个叫木果的姑娘说:“蒙扎,这位老先生是算命的,我想请他给咱们算一算。”蒙扎摇了摇头,对狄仁杰说:“对不起,老先生,我对算命一点兴趣都没有,您还是走吧。”

狄仁杰静静地看着他,说:“对算命没兴趣,难道你对孔雀集翠裘也没兴趣吗?”

山寨遭血案

一听“孔雀集翠裘”几个字,蒙扎和木果全呆住了,过了一会儿,蒙扎的手渐渐抬起来,在他的手心里,并排放着三支竹箭——狄仁杰从张昌宗护卫身上找到的那种竹箭!

狄仁杰不慌不忙地说:“两位何必这么紧张?我知道,你们来京城的目的并不是杀人,而是冲着那件孔雀集翠裘来的,可你们为了找回它,不惜去劫杀朝廷大臣,你们这样做,犯的可是灭门之罪啊!”

蒙扎看着狄仁杰,问:“您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我叫狄仁杰。”一听狄仁杰的大名,木果和蒙扎“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蒙扎说:“大人,您只知道我们俩犯了灭门之罪,您可知道,为了这件孔雀集翠裘,我们整个山寨都遭了灭门之灾!”

原来,在南海郡最南端,有一个叫百鸟林的山寨,山寨的头领叫空嘎,蒙扎就是空嘎的儿子。前些天,空嘎为蒙扎迎娶山寨里最漂亮的姑娘木果,按照规矩,山寨里大摆筵宴,席间,空嘎把山寨的圣物——孔雀集翠裘拿出来,给自己的儿子儿媳祈福。谁知南海郡守早就盯上了这件宝物,趁着寨子里防备松懈,居然派兵血洗了百鸟林山寨,夺走了孔雀集翠裘,整个山寨只有这对小夫妻逃了出来。后来,他们听说这件孑L雀集翠裘已经被送往京城,于是就一路追了过来……

听完蒙扎的哭诉,狄仁杰拍案大怒:“南海郡守胆子也太大了,仅仅为了博皇上一笑,居然肆意杀戮,草菅人命,实在可恨至极!”狄仁杰沉吟了一会儿,又说,“可你们这样做,不仅取不回孔雀集翠裘,还有可能丢掉性命。蒙扎,你有没有胆量跟我到宫中去一趟?我想办法把孔雀集翠裘给你要回来。”

蒙扎把腰杆一挺,说:“当然,为了孔雀集翠裘,我命都可以不要。”

狄仁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好,就这样。木果,你立即出城,到城南门外等着蒙扎,今天日落之前,蒙扎肯定会到南门找你,到时你们即刻返回南海郡。等南海郡守换人之后,你们再回山寨重建家园。”

随后,狄仁杰让蒙扎化装为家丁,带着他去了皇宫。到了光范门时,狄仁杰让蒙扎在这里等候,自己随着内侍,进了后官。

狄仁杰进门的时候,武则天正和张昌宗下棋,见狄仁杰进来,武则天又问他是不是案子有了进展。狄仁杰摇了摇头,说这个案子太过蹊跷,至今仍没有一点儿眉目。

张昌宗听了,一翻白眼,说:“狄大人断案如神,怎么一遇到我的案子就不灵了呢?莫不是觉得我低人一等,您不肯卖力?”

“哪里哪里,你吹拉弹唱样样精通,作词谱曲海内一流,怎么会低人一等呢?不过,”狄仁杰指了指棋盘,说,“你的棋艺太差,瞧,又输了!”

张昌宗暗暗得意——这个狄仁杰真是不懂规矩,跟皇上下棋,谁敢赢?便说:“不是我的棋艺太差,而是皇上的棋艺太高。不是说大话,当今海内,除了皇上,能做我对手的,恐怕只有神仙了!”

狄仁杰冷笑一声,说:“不见得吧?依我看,你连我也未必下得过!”

孔雀东南飞

这下张昌宗可高兴了,他自信自己的棋艺在狄仁杰之上,以前跟他相处,没少受窝囊气,这下可以煞煞他的威风了。想到这里,他立即提出来要和狄仁杰赌上三盘。见武则天点头同意,张昌宗拿起棋子,带着挑衅的语气问狄仁杰:“狄大人,咱们赌什么呢?”

狄仁杰头也没抬,指着张昌宗身上的孔雀集翠裘说:“就赌它!” 张昌宗冷冷一笑,说:“这件孔雀集翠裘可是神仙的东西,穿上它说不定可以飞升成仙的,你狄大人两袖清风,拿什么做赌注呢?”

狄仁杰指了指身上的紫袍,说:“我这件袍子虽已略显陈旧,不过,这也是皇上赐给我的,你这件寻欢邀宠的孔雀集翠裘怎么能跟它比呢?”

狄仁杰这一番话全打在张昌宗的痛处,他哪还有心思下棋?错步连连,不到半个时辰,连输三局。狄仁杰也不说话,站起身来,亲自扒下张昌宗身上的孔雀集翠裘,大踏步地走了出去,把个羞愧难当的张昌宗扔在了大殿里。

狄仁杰出了光范门,见到蒙扎,把孔雀集翠裘往蒙扎身上一塞,告诉他门外有一辆马车在等着他,坐上马车之后立即出城南门,与木果会合后返回南海郡。蒙扎见了孔雀集翠裘,欣喜若狂,他给狄仁杰瞌了个头,含泪登上马车。

再说张昌宗,他听说狄仁杰居然把那件孔雀集翠裘给了家丁,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一连郁闷了好几天,整天就琢磨着怎么报复狄仁杰。这天,他布在宫外的眼线传来一个消息,说狄仁杰的家丁和那件孔雀集翠裘都不见了!这可让他抓住把柄了——弄丢了皇上的东西,这罪过不小啊!

张昌宗屁颠屁颠地跑到武则天跟前,告了狄仁杰一状。武则天也觉得狄仁杰做得有些过分,于是命人把狄仁杰召来质问。

狄仁杰到了后宫,武则天问他那件孔雀集翠裘在哪里。狄仁杰告诉武则天:那件孔雀集翠裘还真是件宝贝,出宫后他让家丁拿着,没想到这个家丁居然偷偷穿上了,这一穿可了不得,他居然飞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只大孔雀!那孔雀说它本来是南海郡百鸟林寨子的守护神,南海郡守为了得到它,血洗了山寨,如今,无数冤魂还在南海郡等着它去拯救。说完,这孑L雀就朝南海郡方向飞去了。

“你说的是真的?”武则天听了大为震惊,“南海郡守居然如此胆大妄为?”

狄仁杰拱了拱手,说:“当然是真的,南海郡离这里几千里,要不是孔雀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南海郡的事?皇上可以下旨调查,倘若南海郡守乱杀无辜的事情有半点虚假,老臣甘受责罚。”

“你说谎。”张昌宗跳了起来,“那孔雀集翠裘穿上可以变成孔雀?还可以飞上天去?我穿了这些天,怎么没有飞起来?”

狄仁杰笑了笑,说:“孔雀集翠裘是件圣物,这是皇上亲口说的,怎么会是说谎呢?你遇刺的那次,护卫身上所中的竹箭上面沾有南海郡特有的鸟羽,这是南海郡的鸟儿化身为刺客来抢孔雀集翠裘了。倘若孔雀集翠裘回不去,恐怕你家和皇宫里将来会永无宁日!至于我的家奴穿上孔雀集翠裘能飞升,你却不能,我想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你的德行还不如我的家奴!”说完,狄仁杰掸了掸自己的紫袍,昂首挺胸地走了出去。

三个月后,南海郡守因为滥杀无辜被革职查办。又过了些日子,南海郡传来消息:曾经死气沉沉的百鸟林山寨又有了生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