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古今故事 > 民间故事 > 上下五千年 > 正文
第017章 死不食周粟
  在遥远的孤竹国,有一个老国王,老国王有三个儿子,可他不喜欢长子,也不喜欢小儿子,只喜欢次子。

  长子伯夷,秉性忠厚,不会变通,更不会溜须拍马。他与父王在一起的时候,也不会顺着父王的意思去说,而是按着自己的想法去说,有时为了一点小事,时常和他父亲争论起来。虽然按照惯例应立伯夷为世子,但老国王不想让伯夷继位,就立叔齐为世子。老国王心里有打算,他非常喜欢次子叔齐。叔齐为人聪明,也十分忠厚,而且十分懂礼貌,不像大哥那样时常为一点小事就和父亲争论。叔齐也时常和父亲在一起谈论国家大事,叔齐总是先听父王的意见,有不一致的便委婉地提出来,父亲如果一再坚持,叔齐就不再和父亲理论,因为他不想再让已上了年纪的父亲为一点小事而生气。另外,叔齐也十分尊敬长兄伯夷,虽然自己被立为世子,但有问题仍经常向长兄请教。伯夷也很喜欢这个聪明的弟弟,虽然自己的世子位置被叔齐占了,但他不怨弟弟,知道这是父王所为。孤竹国的国王一天天老了,终于有一天得了一场大病,经过医治,也不见好转。老国王知道自己不能再活多久了,临终前把叔齐叫到身边对他说:“儿啊,我们孤竹国的江山社稷要你治理了,一定不要辜负我的希望,把孤竹国治理好,让百姓过上好日子。”叔齐本想对父王说他不想继承王位,而应让哥哥伯夷继位,但看到父亲那张苍白的脸,知道父亲没有多久就会离开人世,所以没有和父亲争论,只是含着泪点点头。老国王又把长子伯夷叫到身边,对伯夷说:“儿啊,我不立你为世子,怪父王吗?我觉得你弟弟叔齐聪明,有治国之道,才立他为世子,只希望我孤竹国强大起来,你要好好辅佐你兄弟。”伯夷看到父亲的病如此重,也就没说什么。老国王放心不下,又把身边的大臣叫过来,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让叔齐当国王。老国王离开了人世,不放心地走了。

  叔齐是知书达理之人,他不想违背先祖留下的规矩,留下历史的骂名,被别人说长道短。于是叔齐找到哥哥伯夷,想请哥哥伯夷当国王。伯夷起初还生父王的气,可一见弟弟如此,觉得自己真的不如弟弟胸襟开阔,便对叔齐说:“贤弟,你是世子,又博学多才,知道治国安邦之道。父王临终前再三叮嘱一定要立你为王,父命怎能违呢?”但叔齐不灰心,对哥哥说:“父命难违,可是我们也不能违背先祖的规矩呀!”叔齐再三恳求伯夷,伯夷只好答应。夜里,伯夷翻来复去,不能入睡,想起弟弟的一言一行,越来越觉得弟弟能够治好国家。自己怎么办才能让弟弟安心当上国王呢?于是伯夷在第二天早晨,早早起来,打点了一下行装,悄悄离开了王宫。

  而弟弟叔齐夜里也睡不着,心想:长兄如此厚道,一定能治理好我们孤竹国,一定让长兄明天就继位,以免夜长梦多。于是第二天早晨,他匆匆穿戴整齐,就去找哥哥,可到哥哥住处一看,哥哥已走了。叔齐十分难过,他知道大哥不想为难他才离开王宫出走的。叔齐想:在这种情况下,我再继位,岂不更被天下人耻笑了吗?我一定要找到大哥,和大哥生活在一起。于是叔齐也悄悄离开了王宫。伯夷、叔齐都出走了。众大臣没有办法,只好让那个生性爱玩的老三继位。老三整天荒废朝政,孤竹国日渐衰落。

  叔齐离家出走后,多方打听,历经长途跋涉,受尽了千辛万苦,终于见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哥哥。兄弟俩一见,涕泪交流,紧紧抱在一起,久久不分开。两人一商议,决定不再回宫,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生活下来,过一种和平安乐的生活。那时,正是商王纣统治时期。纣王昏庸无道,百姓苦不堪言,到哪里去找一个好住处呢?后来他们遇到一位白胡子老者,老人说:“西伯侯姬昌那里国泰民安,政通人和,是一个世外桃园,是安身的好场所。”

  于是伯夷和叔齐又经过几天的行走,终于来到了周国。一看这里果真如那位白胡子老者所说那样,不仅环境优美,而且政治清明,百姓富足安康,处处是一派平和安定的气象。

  哥俩就在这里安顿了下来,在其他人的帮助下盖了一个小茅屋,又拥有了一片自己的土地,每年只交很少的赋税。哥俩觉得很满足,觉得周国的文王、武王确实是两位不可多得的君主。

  一天,伯夷、叔齐正在田间劳作,忽闻一片嘈杂声,只见人马浩浩荡荡,由远而来。他俩寻声望去,只见周武王和姜子牙正坐在车上,挥师东进。他俩不知武王去攻打谁,一打听才得知是去攻打那个昏君商纣。一般的平民百姓得知这一消息,无不拍手叫好。而这哥俩一听却大吃一惊,这怎么办呢?纣王再昏庸、残暴也毕竟是众诸侯的天子,为臣的就应该忠心不二,而不应该去攻打商纣。于是二人丢下手上的农活,不顾生死地冲到队伍面前,截下了周武王的车,对周武王说:“武王,您是一位明君,可为什么攻打商纣?”周武王答曰:“商纣祸国殃民,弄得民不聊生。商纣昏庸无道,十分残暴,百姓忍无可忍,我是顺应民意。”伯夷、叔齐又说道:“昏君是昏君,但毕竟是一国之君,我们做臣子的只有相劝,而不能反叛,那样是大逆不道,讨伐纣王就是欺君罔上。”周武王一听无法和他们理论,就让官兵将二人推到路边。人马浩浩荡荡直奔前去,只留下烟尘和伯夷、叔齐二人相伴。二人十分生气,自言自语道:“不义之师,不仁之师。”没过多久,这支人马又杀了回来。伯夷和叔齐二人高兴得不得了,以为是自己对周武王苦口婆心的劝告起了作用,使周武王猛醒,又改变了主意。于是二人又安下心来,耕田种地。可他俩不知道这次是周武王的军事演习,他想测一测自己的军事实力和军心。又过了两年,周武王认为灭商的时机已经成熟,再度起兵,挥师东进,在牧野大败商军,一直攻打到商都朝歌,最后纣王放火自焚。二人得知此消息后,觉得周武王与纣王没有什么两样,都一样残暴。他俩再也不想生活在这里了。于是伯夷、叔齐二人连夜离开这里,经过几天几夜的奔波劳苦,来到了人烟稀少的首阳山(今山西省南)。他俩决定在此定居下来,再也不与周人往来。他俩认为周人都是反臣,不能与他们生活在一起,不与周人说话,不种周人的地,不吃周人地里长的粮食。但整个天下都已是周朝天下,他俩不吃周朝的粮食,只好吃野菜、树叶充饥。有的好心人想给他们点吃的,他俩却不要,对周人说:宁可饿死,也决不吃周朝的粮食。没过多久,二人便饿死在首阳。

  二人死不食周粟很快传到了周武王耳里,武王认为这是自己的罪过。他暗暗下决心一定要让百姓过上富足的好日子。

  于是周武王体验百姓生活,了解百姓疾苦,成为了一代受人尊敬的好国君,在百姓中的威望也越来越高。

更多中华上下五千年全集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