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古今故事 > 民间故事 > 上下五千年 > 正文
第020章 国人大暴动
  奴隶社会有明显的等级制度。诸侯、贵族享有特权,可以为所欲为,是统治阶级。平民和奴隶是被统治阶级,平民虽然有人身自由,但是仍要服兵役,交贡赋,生活十分艰难;而奴隶连人身自由都没有。西周时有国、野之分。国指国都,野指广大农村。贵族和平民住在国都及其近郊,称国人;而在广大农村除了奴隶主之外,就是被统治阶级,大部分奴隶住在农村,称为野人。周朝第十代国君是周厉王,名朝,夷王之子。周厉王是个恶名远扬的昏君,在他统治时期,人们的生活空前悲惨。

  厉王在位30年,不断对楚和西北戎狄部用兵,耗费了大量钱财,再加上统治者腐化奢侈,国家财物入不抵支,厉王只好想办法加大税收。

  周厉王非常好利,任用贵族荣夷公为卿士,负责掌管国政。荣夷公是周厉王的宠臣,他看到国库入不敷出,便向周厉王建议:把那些山川林泽之利归王室垄断。山林川泽本来由各级贵族和平民共同享有,这在典章制度上早已规定好了。荣夷公规定:无论是王公大臣还是黎民百姓,若是捕鱼、打猎、采药都要向国家缴纳赋税。周厉王和荣夷公的做法,引起了各阶级的强烈不满。王公大臣以前从山川林泽中取得的财物,现在却全归王室所有。而且上山打猎、采集也要缴纳赋税。于是百姓纷纷咒骂周厉王。硕鼠硕鼠,无食我黍。

  三岁贯汝,莫我肯顾。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

  逝将去汝,适彼乐士。他们将周厉王比作大老鼠,意思是大老鼠,大老鼠,别再吃我的粮食了。多少年来,用我们的粮食喂养着你,你却丝毫不顾及我们的死活。我们要离你而去,到理想的地方去生活。这首《硕鼠》诗,语言朴实,却把平民百姓对周厉王的严重不满表现得淋漓尽致。面对这些新规定,人们议论纷纷,大发怨言。有些大臣劝谏周厉王废止这些规定。但周厉王一心想充实国库,以便大举征讨不服周朝统治的诸侯,根本听不进去,也不管百姓的死活。后来大臣召伯虎向周厉王恳求道:“如今国人怨声载道,如果不废除苛政,不利于王朝的统治,恐怕后果不堪设想。”而周厉王依然不理不睬。周厉王知道国人对他不满,便派卫巫去调查,如发现诽谤或议论朝政的人严惩不贷。

  卫巫在各地安排了众多耳目,混到老百姓中侦探,一听见议论朝政、对朝政表示不满的,立即派人绑起来处死。起初百姓不知怎么回事,还议论朝政,后来发现被处死的人数不胜数,便明白有人在监视,就尽量足不出户,偶尔在街上遇到熟人,也不敢说话,只能以目示意,便匆匆离开。卫巫及时向厉王汇报了情况,说百姓已被治服。周厉王一听十分高兴,奖赏了卫巫,卫巫更得意忘形了,对百姓的监视更加严厉。

  周厉王见无人再诽谤自己了,十分得意,便对召公召伯虎说:“如今国人已被治服,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召公叹了一口气说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水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厉王不听,他根本不理睬召公那一套:治人如治水,只能靠疏导,不能堵塞。百姓们终于忍受不了了,公元前841年国人发动了大暴动。国人如疾风暴雨,愤怒地涌向王宫,很快由几十人发展到几万人。参加暴动的有国人,还有被称为“正人”、“师氏人”的低级贵族与武人参加,后来许多奴隶主也积极响应。这些人围住王宫,袭击厉王。周厉王吓得魂飞魄散,慌忙命荣夷公调遣王师镇压国人,可没想到王师也参加了暴动的队伍。周厉王见事不好,慌忙从后门逃跑,奔于彘(今山西省霍县)。国人不知周厉王已逃跑,在王宫打着、砸着、杀着,四处寻找周厉王,非要亲手杀了周厉王。国人找不到厉王,就找太子。后来国人知道是召公召伯虎把太子静藏在召公家躲了起来,就立即涌向了召府,让召公交出太子静,否则就攻打进去,杀死太子静。召公一看,外面被国人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风雨不透、水泄不通。跑是不可能的,不交出太子静,召府肯定保不住了;若交出太子,周王朝的血脉便要中断。万般无奈,召公含着泪把自己的儿子交了出去,国人不知,失去理智的国人便将召公的儿子杀死,召公泪如泉涌。回到召府,看着啼哭不止的太子,召公心里默默地说:“厉王不听臣相劝,终招致今天的大祸。”国人一看厉王已逃走,又处死了太子,达到了目的,便自动解散而走。国不可一日无君,周厉王由于害怕国人再次暴动,不敢回都。

  大臣们一致推举召公和另一位大臣代理朝政。由于召公为保太子性命,牺牲了自己的幼子,而且德高望重,周厉王时就不断地进谏,所以召公代理朝政,臣子们没有不服的。历史上称这段时期为“共和行政”。公元前841年被称为共和元年。从这年以后,我国历史上有了不间断的确切的正式纪年。14年后,周厉王在彘地染病而亡。

  后来,太子继承了王位,号称周宣王。宣王虽勤于朝政,但由于积弊已久,已无力挽回历史了,周朝日益衰落。

更多中华上下五千年全集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