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古今故事 > 民间故事 > 上下五千年 > 正文
第021章 孝子郑庄公
  郑国国君郑武公为人有主见,比较开明。他一生共有两个儿子,长子叫寤生,次子叫段。郑武公对两个儿子都很喜欢,尤其是长子寤生为人忠厚、孝顺、知礼节;而小儿子却有一些顽皮,生性爱玩。但是他们的母亲武姜却喜欢段,讨厌寤生。原因很简单,因她生寤生时难产,险些丢了性命,因此怪罪于长子寤生。武姜心胸狭窄,而且偏心。由于讨厌寤生,她总想让小儿子将来继承王位,所以经常在郑武公面前夸小儿子如何如何聪明,志向如何如何远大,言外之意让郑武公立次子为世子。郑武公为人有主见,不轻意听别人的话,他知道夫人偏心,便按照祖先留下的规矩立了长子寤生为世子,而只把共城这个不起眼的城封给了段。后来武公去世。去世前他对长子寤生说:“儿啊,你母亲偏心于你弟弟,你不可不防备他们。但也不能太过分,因为那毕竟是你母亲和亲弟弟。”寤生牢记父亲的教导。

  寤生当了国君,就是历史上的郑庄公。寤生一当国君,气坏了武姜和弟弟段。他们的如意算盘落空之后,武姜不甘心,觉得小儿段太没有权力了,就想让寤生把制邑(今河南省荥阳)封给段。制邑是有名的军事重地,父亲在世时,不只一遍和寤生讲过这里的重要性。于是郑庄公拒绝了母亲的要求,说父亲说过绝不能把制邑分封。武姜一看庄公不听话,十分生气,对庄公说:“生你险些丢了我的命,如今你长大成人了,当了国君了,就不认我了。”庄公心里十分难过,庄公是个大孝子,不想惹母亲生气,可又没办法。武姜并不死心,她又提出让庄公把京城封给段。庄公知道京城是郑国的要地,也不能分封,但若是不答应母亲,母亲定会更生气,只好同意了母亲。

  大夫祭足知道此事后,劝阻郑公说,京城如若分封,就等于国中建国,国家将一分为二。况且共叔段为人心术不正,如果他依仗太夫人的势力发展壮大自己的力量,恐怕对庄公要构成很大威胁,对郑国也十分不利,请郑庄公三思而后行。庄公也知道后果的严重性,但已答应了母亲,没法收回,否则母亲又要生气。小儿子段果然心术不正,在母亲的宠爱下,为所欲为。他到京城后立即招兵买马,积草屯粮,做好准备,想等到兵广粮足之时,取代寤生做国君。段进了京城后,人们改称他为太叔段。

  太叔段的势力在短短的时间里迅速向四面扩大,直到京城北部和西部。这些地方本来归地方官管辖,但是地方官哪里敢得罪他,只好忍气吞声,听从太叔段的命令。

  太叔段一看庄公对他不闻不问,更加胆大,在京城又招兵买马。一次他竟以打猎为借口,夺取了廪延(今河南省延津东北)等地。

  庄公知道此事后,十分生气,但一想若是把弟弟灭了,母亲必定会生气,只好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这可急坏了公子吕。公子吕很担心太叔段会得寸进尺,迟早有一日会举兵攻打庄公,于是便提醒庄公应采取措施。庄公也没有办法,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叹了口气道:“随便他去吧。”祭足是位忠臣,才智过人,他也很担心庄公的江山。他对公子吕说:“主公一定知道太叔段这样放纵的目的,但是有些事,他没法说明,不过我们可以助主公一臂之力。”

  公子吕如梦方醒,到了晚上,公子吕又去见庄公。庄公说:“太叔段眼里早已没有我这个君王存在,在我眼皮底下胡作非为。如今他是向我示威,但还不是叛乱。如果现在攻打他,还为时过早,母亲怪罪下来,我也没有办法,要落个不孝之名。所以我要等他叛乱时才采取行动。”公子吕明白了庄公的心思,知道庄公早有防患之心,一块石头落了地。公子吕对庄公说:“我们不如先施一计,看他有无造反之心,如果没有,大可不必理他,如果有就将他铲除。”

  第二天,朝廷传出庄公要出朝很长时间的消息。姜氏得知后,心里十分高兴。早想让太叔段继位的她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马上派人把她写的密信送给太叔段。信在半路上被公子吕截住,交给了庄公。庄公一看是母亲给太叔段写的,定于五月初五,里应外合,准备推翻庄公。庄公看过信之后,命人重新封好,另派了一个亲信把信交给了太叔段。太叔段接到信一看,是母亲写的,马上回信,约定五月初五袭取郑都,推翻庄公,自己登位。太叔段把回信交给了刚才送信的使臣,使臣把信交给了庄公。庄公拆开信一看,果不出所料,太叔段早有造反之心,心想:何不利用此时,将你打败。于是带领军队悄悄地去了廪延。公子吕也调拨了200多辆战车,埋伏在京城附近,等待太叔段出城。太叔段于五月初五果然带兵前来,刚一到城外便得知京城失守。原来庄公早已派10辆兵车假扮商人混入城中。太叔段五月初五这天带领全部人马出城直奔郑都。他刚一走,混进京城的士兵立即抢占城门,杀死了守城的将士。公子吕没费吹灰之力占领了京城,并出榜安民,对百姓秋毫无犯,百姓非常拥护庄公。太叔段看着自己所剩无几的军队,望了望廪延,廪延早已被庄公占领,走投无路的太叔段拔剑自杀。庄公将武姜写的信和太叔段的回信放在一起,让祭足交给姜氏,并转告她说他一辈子都不想和她见面了,除非到了黄泉之下。姜氏见到信,知道事情已败露,又得知小儿子已自杀,顿时傻了眼。当她得知庄公再也不想见她了,不禁泪流满面,也觉得对不起庄公。庄公派祭足把姜氏安排去了颍地。

  庄公是个孝子,时间一长,渐渐忘了母亲的坏处,十分想见姜氏。可作为一国国君,他发过誓,君无戏言,庄公很矛盾。

  颍地的地方官颍叔考,为人忠孝,而且智谋高,他决心劝谏庄公。庄公一见颍叔考,得知他是一个好官,便留他一起吃饭,以示慰问。两个人谈得很投机,庄公高兴之余,把羊肉赐给了他。而颍叔考将羊腿包起来放在一边。庄公不知何意,问其因。颍叔考说:“我家贫穷,母亲常常吃不到肉,主公赐给我的好肉我怎么舍得吃呢?我母年岁已高,不能再吃几年肉了,我想把肉带给母亲。”庄公听了此话,心感惭愧,不禁想起了母亲。弟弟已死,母亲身边没有一个亲人,自己也不忍心啊!想着想着,庄公不禁落泪。颍叔考其实知道庄公是想母亲,可他故意装作不知道,问庄公为什么落泪。庄公也不再隐瞒,把内心的矛盾说给了颍叔考。颍叔考沉思片刻,对庄公说:“主公,我有一办法可以两全齐美,既不违背你的誓言,又可以见到你母亲。”庄公一听,止住哭声,忙问道:“什么办法快快讲来。”颍叔考答道:“黄泉就是地下泉水,不一定只有死人才可以见到黄泉。您可以挖一个地道,在挖出泉水的地方建一个地下宫,到时候你便可把你母亲请出来。”庄公听了非常高兴,又赏给了颍叔考一些羊肉,颍叔考说:“主公,我就是想给您办妥此事才专程从颍地赶来的。”庄公一听十分感动。他将此事交给颍叔考去办。颍叔考几天就把事情办好了。颍叔考先把姜氏接到地下宫,又派人去请庄公。庄公来到地下宫,一见母亲苍老了许多,立即跪倒在母亲面前说道:“孩儿不孝,请母亲恕罪。”姜氏又惭愧又感动,扶起儿子,母子俩抱头大哭。自此,庄公又把姜氏接到了宫中,侍候母亲。

  颍叔考的才能得到了庄公的赏识,庄公任命他为大夫,管理国家的军政大事。颍叔考不仅聪明而且做事勤勉,郑国的军政大事被他管理得井井有条。

更多中华上下五千年全集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