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古今故事 > 民间故事 > 上下五千年 > 正文
第023章 郑昭公作茧自缚
  郑庄公是一位孝子,又重用人才,他用祭足和颍叔考辅佐处理朝政事务。二人呕心沥血,兢兢业业,郑国的威信一天天树立起来,国力、兵力也一天天强大。郑国已经具备了称霸各诸侯国的实力。可郑庄公却病倒了,他知道自己不久会离开人世,便将祭足叫到床前商议继位之事。郑庄公有8个儿子,他十分喜欢二儿子子突,想传位给子突。但按规矩应传给长子子忽,而且子忽早已被立为世子。

  庄公对祭足说:“我想把王位传给子突,他聪明伶俐,将来定能称霸诸侯。”祭足说道:“主公,此事不妥,长子子忽已为世子,按规矩也应由长子继位,如果传位给子突,恐怕要引起内乱。”庄公长叹一声道:“子突生性好强,他不会甘心做他哥哥的臣子的,拜托你把子突送到宋国去,他外祖父、外祖母在那里,会照顾他的。我没有多少天了,以后郑国的事你要多费心啊!”公元前700年5月,郑庄公病逝,世子子忽继位,他就是郑厉公。而子突按着庄公的指示,被送到了宋国。

  郑厉公知道子突不会甘心,而且宋庄公也是个野心家,他想废子忽,立子突为君,以便进一步控制郑国。厉公想知道子突和宋国在做什么,便派祭足去访问。可谁想到,祭足刚一到宋国,便被宋庄公给扣押了起来。宋庄公知道祭足掌握郑国大权,想通过祭足先打通关系,做他的内应。晚上,宋国太宰华督来见祭足,提出立子突为君之事。本来祭足就十分不满宋庄公把自己扣押起来,一听到华督想立子突为君,便知道这是宋庄公的计策,目的是控制郑国。于是,祭足严辞拒绝了。

  华督见了宋庄公,把经过和宋庄公说了一遍。宋庄公十分生气,便对华督说,软的不行来硬的,攻打郑国。

  第二天华督又来见祭足,祭足不理华督。可华督并不恼火,他对祭足说:“宋庄公早已做好了准备,如果你再不同意,就对郑国出兵,护送子突回国夺取王位。”祭足一听大吃一惊,他知道宋庄公这个野心家什么事都能做出来,他本人就是杀了殇公夺君位的。祭足想,如果宋庄公真的起兵攻打郑国,郑国几年的发展将毁于一旦,我死没有什么关系,整个郑国百姓又要受到战争的侵扰,无法安心生活。而且宋国完全有能力灭掉郑国。想到此,他对华督说:“回去告诉宋庄公,我同意立子突为君。”华督一听十分高兴,赶快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宋庄公。祭足是想先假意答应,以后再慢慢想办法对付宋庄公。宋庄公一听说祭足同意了,心里也十分高兴,他知道郑国中祭足掌握大权,他一同意,立子突为君之事的阻力就很小了,也就可以更好地控制郑国了。

  子突听说宋庄公想送自己回去做国君,自然心里十分高兴,他早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自从子忽继位,子突心里就十分不满,并暗下决心:将来一定夺回王位。今天机会终于到了。

  但是宋庄公是不会白白帮子突的,他提出了十分苛刻的条件。他让子突割3座城池给宋国,每年向宋国交纳谷物3万钟(1钟=640升),此外还要送白璧百双,黄金万镒(1镒=24两)。子突知道条件十分苛刻,但一心想做国君的他什么条件都答应了,并和宋庄公签了约。宋庄公并不罢休,他为了进一步控制郑国,派雍纠辅佐子突,说是辅佐,其实是监督。宋庄公还逼迫祭足将女儿嫁给雍纠。祭足本不想同意,但一想到黎民百姓,只好答应了。子突很顺利地从子忽那里夺过了王位,当上了国君,也就是郑昭公。子忽没有办法,只好逃到卫国躲了起来,宋庄公还不甘心,想杀了子忽。祭足说:“如今子突已成国君,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你不能背信弃义,否则你将失去威信。”宋庄公一听觉得所言有理,也就没有再到卫国追杀子忽。雍纠辅佐昭公,并成为昭公的宠臣,祭足虽然为国事日夜操劳,但却被排挤。雍纠作为祭足女婿,却处处监视祭足的一举一动。祭足早就心里有数,只是没有说。

  昭王当上国君后,才觉得宋庄公的条件太苛刻,想和宋庄公交涉一下,减少一些条件。宋庄公当然不会答应,他知道昭王继位不久,兵力不足,威信不高,不足以和自己抗衡。祭足不忍心将郑国的江山白白送给宋国,便对昭王说,三座城池乃是祖先用血汗换来的,我们一旦失去,就不可能再夺回来,我们不能断送了祖先的土地啊!财物也不能都给他,那样会加大我们的开支,国库将入不抵支,并会加重农民的负担,如果农民不满,昭王的威望将会减弱。昭王一听所言极是,便对宋国提出毁约。宋国恼羞成怒,立即对郑国发兵。郑国知道单靠自己的力量很难对付宋国,便联合鲁国一起作战打败了宋国。第二年,宋国不甘心战败,联合了陈、卫、蔡等国,力量明显增强,浩浩荡荡再次攻打郑国,昭王准备迎战。可祭足一看宋国的兵力如此之多,自己的军队没法与之抗衡,便命令将士紧闭城门,不许迎战。祭足虽然处处被排挤,但在将士和众多臣子心目中,威望很高,所以将士们没有听昭王的话,而是听了祭足的命令。全体将士死死守城,都城终于守住了,可昭王却很忌恨祭足专权。昭王想,祭足迟早有一天会危及自己的王位,不如想方设法先除掉他,以免夜长梦多。雍纠也一直想取代祭足,如今看到昭王对祭足十分不满,心里暗自高兴,心想机会终于来了。有一天他见昭公愁眉不展,便委婉地说出了昭公的心事,同时说出了自己的不满。二人一拍即合,想出一条计策来,决定除掉祭足。祭足也处处提防他们,时常告诉女儿注意雍纠的一举一动。祭足的女儿非常聪明,而且有心计。这一天,雍纠回家在妻子祭氏面前很不自然,躲躲闪闪,心神不定。祭氏知道丈夫一定有心事,而且很有可能与父亲有关。

  祭氏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她为雍纠烧了好多可口的饭菜,为他摆酒。本来雍纠的心绪比较乱,见妻子摆了一桌好酒宴,不禁多喝了几杯。一杯接一杯,妻子不断地给他斟酒,他很快就喝醉了。在妻子的追问下,雍纠还以为和昭王谈话呢,就迷迷糊糊地把准备杀祭足的事说了一遍。祭氏一听,吓了一大跳,她想立即去告诉父亲,又怕走露了消息让雍纠知道,那样她和父亲都活不了。她心乱如麻,躺在床上一夜没有合上眼。天亮了,雍纠酒醒了。他好像做了个梦,梦见把杀祭足的事都说了出来,他不禁有些后怕,怕万一走露消息,不但杀不了祭足,自己的性命也得搭上。这时,祭氏端来一碗茶,坐在他身边,殷勤地笑着说:“国君派父亲去东郊赈灾,据说东郊灾情很严重,但是父亲要是不去,你怎么杀他呢?”雍纠听到此话,大惊失色,茶碗“啪”地一声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他呆呆地望了一会祭氏,厉声问道:“这事谁告诉你的?”同时他已意识到是昨天喝酒喝多了,不小心吐露了真情。他很后悔,恨自己不应该喝那么多,失去理智。他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宝剑,心想:既然你知道了,我就杀了你算了,免得你声张。但转念一想,不能这样草率行动,杀了祭氏,一定会引起祭足的注意,到那时,杀祭足的计划就要落空。而祭氏装出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说道:“你昨晚告诉我的,你还告诉我和谁也不要说。你看看你自己,遇事一点也不冷静,这样怎么能做成大事呢?我既然嫁给你,就是你的人了,人家不都说‘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吗?你还不相信我,如果你做了正卿,我就是正卿夫人了。我也可以风光一次嘛。如果你要是不相信我,杀了我算了,反正这件事我听说之后和谁也没有讲,杀了我,你还按你原来计划行事。”雍纠一听信以为真,相信了祭氏。祭氏平静了一下,因为刚才的那套话虽然昨天夜里背了半天,但是真正上演时,心里还是直跳。一看雍纠相信了自己,她便对雍纠说:“你知道吗,父亲生性多疑,向来行踪不定,如果他不去东郊,你岂不是白辛苦一趟,万一被父亲抓住你的把柄,你还活得了吗?”雍纠一听也觉得十分有道理,祭足老谋深算,特别是对自己早有提防,时时想抓住我的把柄,如果杀他不成,岂不丢了性命,便对祭氏温和地说:“夫人所言极是,不如你回家佯装串门,打探一下你父亲的意思。”这正是祭氏所要达到的目的。祭氏名正言顺地回了娘家,赶紧把事情的整个过程向父亲说了一遍。祭足并没有惊慌,告诉女儿:“你就说我要去东郊救济灾民,让他们按原计划来谋害我,到时将他们一网打尽。”

  祭氏回到了家里,说父亲决定到东郊前去救济灾民。她说起初父亲不想去,后来我劝父亲:“去东郊一是慰问百姓,帮助他们,二是可以借此时机树立威望,让天下百姓都知道您的大仁大德,所以父亲同意了。”雍纠心里非常高兴,心想:祭足你也有今天,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于是雍纠按原计划摆了丰盛的酒菜,为祭足饯行,其实是想借此机会送祭足归西天。祭足早有准备,当雍纠斟了满满一杯酒跪在祭足面前,恭恭敬敬地把酒举过头顶时,祭足装出一副很欣慰的样子,一手接酒,一手去扶雍纠。雍纠虽然紧张,但心里也在窃喜,心想,祭足马上归西天了。可万万没有想到,祭足一失手酒杯掉在了地上,酒里有剧毒,地上立刻冒了一股烟,同时泛起一堆泡沫。祭足大喝一声:“好啊,大胆匹夫,竟敢暗算于老夫,来人,把他拿下!”雍纠一看事情败露,想逃跑,谁知祭足早已安排了众多勇士,上前将雍纠捉住,立即绑了起来,推到了外边将人头割下,挂在旗杆上示众。昭公正在宫中等待好消息,未想到计划会失败。他知道祭足和满朝文武都不会放过自己,只好匆匆收拾了点贵重东西,狼狈地逃到蔡国去了。

更多中华上下五千年全集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