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古今故事 > 民间故事 > 上下五千年 > 正文
第030章 申生以死尽孝
  晋献公在位时,国力比较强大。晋献公比较好色,身边美女如云,而他最喜欢的就是爱妾骊姬。骊姬有一子叫奚齐。骊姬很想让儿子继承晋献公的王位,但又没有办法直接对晋献公说,因为那时晋献公已立长子申生为世子,如果按规矩,将来申生就会继承王位。晋献公爱屋及乌,他也想立奚齐为世子。于是他和骊姬说:“奚齐聪明伶俐,我想废了申生,立奚齐为世子。”骊姬听后,心里十分高兴,可她又转念一想:立奚齐为太子,肯定会有人不服,要立也要明正言顺。于是骊姬跪下来,对晋献公说:“夫君,莫要立奚齐为世子,奚齐虽然聪明过人,但是长子申生已为世子,而且没有什么过错,我们不能因为疼爱奚齐,就打破了祖先的规矩。如果那样,必然会遭天下人笑话,臣民也不服气,不利于我晋国的江山社稷。”晋献公听后十分高兴,他只是怕不立奚齐为世子,骊姬会生他的气,今日一听骊姬如此豁达,而且深明大义,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激,更加喜爱这位爱妾了。

  骊姬表面上虽然那么说,可她却一心想着怎样才能让奚齐名正言顺的当上世子。她想:只有申生死了,才能立儿子奚齐为世子。于是她便千方百计陷害申生。

  那时,晋献公的近臣梁王和东关王手握大权,属于实力派人物,深得晋献公的信任和赏识。一日,骊姬派人去请二人。二人知道骊姬深受晋献公宠爱,不敢怠慢,立即到了骊姬那里。骊姬为他们摆了一桌好酒菜,对他们说:“二位大人为国家之事日夜操劳,今日我代表晋献公敬二位一杯。”二人也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接着骊姬说:“二位大人,请放心,我一定会为你们在晋献公面前美言几句的。”二位为了表示谢意,对骊姬说:“如果您有用到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尽管吩咐,我们一定尽力去办。”这正中骊姬的下怀,骊姬便对二位说了心里话。梁王和关东王先是吓了一跳。这时骊姬一下子把酒杯摔在地上,酒杯粉碎。骊姬说:“酒杯这么轻而易举地碎了,人头落地也不会太费劲吧,二位大人?”二“王”早已吓坏了,知道不答应骊姬就是死,答应了还可以活下来。于是二人便答应了骊姬,表示愿为立奚齐为世子效犬马之劳。骊姬为了拉拢二人,给了他们一人一份贵重的礼物,并答应有朝一日奚齐成为国君,一定会再加封他们。骊姬有了两个帮手,又找到荷息。她对荷息说:“我想让您教奚齐读书。”荷息是晋献公最信任的人,他知道晋献公最疼爱这位骊姬,所以对骊姬也是毕恭毕敬。他早想拍拍骊姬的马屁,心想:教奚齐读书太好了,可以借此机会溜须一下骊姬。后来骊姬邀请荷息会宴,说是表示对他的慰问。荷息如约而至,骊姬对荷息说:“你教奚齐读书多日,奚齐学了不少知识,我略备薄酒,以示慰劳。”接着骊姬问荷息:“大人,你说申生和奚齐二人相比,谁聪明,谁能够干成大事呢?”荷息是多聪明的人啊,立即答道:“申生与奚齐二人不可比,奚齐聪明,足智多谋又好学,将来定能干一番大事,而申生天生愚笨,如果将来让他继位,我晋国江山很可能毁在他手里。不如废了申生另立奚齐为世子,有朝一日,奚齐当了国君,我晋国会日益强大,那时称霸诸侯就没有问题。”这些话说得骊姬心里乐开了花,连忙又给荷息倒酒,对荷息说道:“大人,奚齐能否当上国君,还靠您多多美言,大王最信任您了。”荷息也有自己的打算,心想:申生没有根基,平时与自己又不和,而奚齐是自己的学生,真做了国君,对自己也有好处。于是,这四个人便联起手来千方百计陷害申生,想早日立奚齐为世子。

  骊姬的意图早已被大臣狐毛、狐偃看穿。但他们也敢怒不敢言,只是时常在晋献公面前吹吹耳旁风,说有人要另立世子。晋献公心想:骊姬深明大义,不想另立奚齐为世子。所以晋献公也没有过多地考虑。

  可这话却传到了骊姬耳里,她想:要立奚齐为世子,必先排除异己,不如把他们二人从朝廷赶出去。于是骊姬找到梁王和东关王商量对策。

  一日上朝,“二王”上奏,说曲沃乃咽喉要地,最近时常发生动乱,应派世子前去掌管。于是晋献公派长子申生去守曲沃。他们又找借口将晋献公的另外两个儿子重耳、夷吾送到蒲地、屈地。正直的大臣狐毛、狐偃上前劝阻,对晋献公说:“大王身边应留一位公子,以便更好地帮助您料理朝政。”而这时荷息站了出来,对晋献公说:“奚齐聪明过人,虽然年龄尚小,但志向远大,足可以帮助大王料理朝政,不如派狐毛、狐偃二位大臣去辅佐重耳和夷吾两位公子。这样外地可以安定,而都城也太平了。”晋献公最信任荷息,立即表示同意。排除了异己,又让三个公子去了远地,但是骊姬并不满足。她想让儿子成为世子,就得让申生去死。她绞尽脑汁,机会终于来了。

  当时,北狄骑兵入侵晋国北部边疆,正是申生所守的地方。骊姬便建议“二王”让申生去带兵阻击北狄,再三叮嘱一定要给他选一些老弱残兵,而且少给粮草和兵车武器。骊姬想:给他一些这样的兵士,他纵是神仙也打不赢,要是兵败,就得被处死。梁王和关东王二人奉命而去,给申生拨了一些残兵。申生一看这些残兵,又看了看粮草和武器,心想:父王怎么回事,这样的军队能打仗吗?

  但是申生没有气馁,他把这些老弱残兵安排在山上躲了起来,在山上准备了好多石块和木头,等到北狄骑兵一经过这里,就往下扔石块、木头。果然北狄骑兵被砸死、砸伤的不计其数,申生乘胜而追,打败了北狄,大获全胜。骊姬气坏了,却乐坏了晋献公,他认为申生有勇有谋,定能干一番大事业,于是嘉奖了申生。骊姬一计未成,又生一计。

  一天,骊姬对晋献公说:“您年岁已高,而又整日为国事操劳,身边应该有个人来照顾您,奚齐年纪还小,又在读书,还是把世子召回来吧!”当年晋献公就不想把申生派出去,今日一听骊姬这么说,心里自然十分高兴,便派人去曲沃召申生回宫。骊姬见申生回来,在后宫为他接风,摆了一桌酒宴,席间夸申生如何有才能,如何有作为,将来一定能为晋国争气。饭后,骊姬说:“明天是十五,正好月儿圆,我这几天心情不好,你父王又忙,你陪我到花园赏月,顺便散散心。”申生不敢违背骊姬的话,只好点头称是。当晚,晋献公劳累了一天,刚从宫中回来,一进屋吓了一跳,一看骊姬正在哭泣。晋献公忙问道:“爱妾,谁欺侮你了?”骊姬哭声不止,边哭边说道:“夫君,我不敢说,怕您生气。”晋献公忙说道:“别哭了,有什么事尽管说,我为你做主。”骊姬装出很委曲的样子,说道:“我看世子申生从远道而来,一路疲劳,而您又如此繁忙,我便为他接风,谁想到,他喝了几杯酒,竟敢调戏我,还对我说明天晚上,让我到后花园去,如果不去,等他当了国君,就杀掉我。”晋献公将信将疑,心想申生这孩子平时很规矩,即使贪了几杯酒,也不会如此无礼。骊姬一看晋献公没有反应,就又大声哭了起来,边哭边说道:“我命太苦了,谁都敢欺侮我,我可怎么活呀,我明天可怎么办啊?”晋献公从没有见过骊姬哭得如此厉害,心立刻软了下来,对骊姬说:“别哭了,明天我陪你一起去,我在暗处,看他能怎么样?”第二天晚上,骊姬在头上插了一个九连环。虽然是满月,可天色还是有一些黑。骊姬和晋献公一齐来到花园,远远就看见了申生正站在花园深处东张西望。晋献公对骊姬说:“不要怕,你过去吧,我在这儿看看。”骊姬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走了过去。到了申生面前,骊姬立时变得高兴起来,由于是背对着晋献公,离得又比较远,所以晋献公看不到。骊姬约申生向花园深处走去,离晋献公越来越远,晋献公只能模模糊糊地看着他们。

  走着走着,骊姬把头上的九连环故意掉在地上,九连环有响声,申生弯腰去捡九连环,想交给骊姬。骊姬却说:“我自己戴不上,你帮我带上。”申生觉得不好意思,又不好违抗,便走上前去,刚要往骊姬的头上戴九连环。骊姬大叫一声,哭着跑开了,申生不知怎么回事,呆呆地站在那里发愣。而远处的晋献公气得直发抖。他看见申生靠近骊姬,以为要拥抱骊姬,又听见骊姬哭着跑开了,更确信申生要对骊姬无礼。

  晚上回到后宫,晋献公要杀申生。而骊姬忙劝阻:“夫君,他毕竟是个孩子,你做父王的还是原谅了他吧!”晋献公一听,心里十分感激骊姬,他觉得骊姬如此大度,便决定把申生再次送到曲沃。而骊姬也不是真心求情,她怕晋献公明天杀申生,必定有臣子为申生求情,让晋献公问明缘由。如果晋献公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一定不会再相信自己。她此次只想让晋献公恨申生,既然达到了目的,何不再顺水做个人情。申生那天晚上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翻来覆去,怎么也不能入睡。他不知道为什么骊姬让他给她插九连环,突然哭着跑掉了,想着想着,天已经亮了。

  他来到朝上见了父王,发现父王有些生气,不知何因。晋献公对申生说:“明日你还是回到曲沃去吧!”申生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让他又回去,满朝文武也不知怎么回事,但也不好意思问其原因。

  申生离开了宫中,又到了曲沃,在那里,他觉得倒很快乐。转眼生母的祭日到了,自从离开了晋献公,申生身边无一亲人,自然十分想念已逝的生母。申生是个孝子,所以他决定祭祀母亲。

  祭祀完母亲,申生派人给父亲也送去了一份祭礼。因为当时有规定,祭祀的酒肉要先送给长辈亲人吃。可是,不巧的是,晋献公正带兵攻打一个外夷部族。

  使者只好把祭祀用的酒肉交给了骊姬。骊姬接过酒肉,心想,我让你必死无疑。

  晋献公大败外夷部族之后,回到了宫中,只觉得这几日带兵打仗,吃不好,睡不着,听说申生送来了祭祀的酒肉,心里有了一丝暖意,立即派人把酒肉端上来。可骊姬却连忙劝阻说:“大王,宫外的东西不能乱吃。”晋献公有些不悦,便说道:“怎么申生送的,还能有毒吗?”骊姬说:“大王,你是一国之主,应为天下百姓着想,还是试一试,以防万一。”这时正好有一宫女送茶来,骊姬逼迫宫女吃了肉,宫女当即倒地而亡,又把酒往地上一倒,地上立时起了黑烟。晋献公大怒,立即传令:“来人啊,把申生给我捉来。”“二王”奉命去曲沃捉拿申生。申生在曲沃已得知父王要捉拿他。他想了一想:一定是有人暗害于我,不然怎么会酒肉里有毒呢?于是他叫来送祭祀酒肉的使臣,问道:“你把酒肉交给了谁?”使臣如实回答说交给了骊姬。申生一下子恍然大悟,原来多次暗害自己的就是骊姬,她准是想让自己的儿子继位。忠臣狐实派人通知申生速速逃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而太傅杜原款则劝申生找父亲辩解,揭露事情的真相。

  申生流着泪说:“父亲现在很伤心,他最宠爱骊姬,如果知道是骊姬害我,他会更伤心。”说着,申生拔剑自杀。

  申生为了不让父亲伤心,宁可一死,真可谓“以死报孝”。可悲的是,晋献公却不知事情的真相。

  骊姬一听说申生自杀身亡,高兴得不知姓什么了。

  申生一死,晋献公又要立世子,这时骊姬对晋献公说:“大王,立世子一定要选一位忠诚仁义的,否则对我们晋国不利啊!”

  于是奚齐被立为了太子。

  公元前651年晋献公死去,荷息拥立奚齐为晋国国君。而其他忠臣十分不服气,都知道奚齐是凭借骊姬施了诡计才成为世子的,而申生又被骊姬害了,所以臣子们心里都有不满。

  大夫里克与大将丕郑父是忠臣的后代,为人正直,他们合力杀死了奚齐,便逃跑了。而国不可一日无君,荷息又立9岁的卓子为君,卓子乃是骊姬的妹妹之子。没多久,里克又杀死了卓子。

  骊姬的事情终于被晋国臣民们揭穿,她走投无路,溺水而死。而三个帮凶,“二王”和荷息也先后自杀。

  这些人罪有应得,只可怜了孝子申生。

更多中华上下五千年全集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