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古今故事 > 民间故事 > 上下五千年 > 正文
第032章 重耳忍辱而逃

  晋献公为了和秦国联姻,把大女儿伯姬嫁给秦穆公。而夷吾也就是晋惠公,是晋献公的儿子,伯姬比晋惠公年长几岁,所以按辈儿排,秦穆公还是晋惠公的姐夫呢。可晋惠公的所作所为,让秦穆公气得不得了,恨不得亲手杀了他。可是他念及夫人的情面,只好把晋惠公囚禁起来。秦穆公的夫人伯姬为人贤惠,而且深明大义,但是听说弟弟做了秦穆公的俘虏,也觉得脸上过不去,认为是父母之邦的奇耻大辱,想让秦穆公放了晋惠公。

  一天,伯姬为秦穆公摆了一桌酒席。秦穆公累了一天,一回到后宫,见夫人为自己摆酒设宴很感动。伯姬一边给秦穆公斟酒,一边和秦穆公说话。秦穆公本来就很喜欢伯姬,今日一见伯姬特意化妆打扮了一下,显得无比娇艳,所以更是满心欢喜,多喝了几杯。伯姬趴到秦穆公耳边说:“夫君,你知道我爹爹是谁吗?”“当然知道了,是晋献公啊!”“那你知道被你囚禁的晋惠公的爹爹是谁吗?”“知道啊,也是晋献公啊!”“那我们俩可是一父所生啊,我这个做姐姐的真没有用啊!”说着说着,她就哭了起来,越哭越伤心。秦穆公赶紧相劝道:“夫人为何这么伤心啊?”伯姬边哭边说道:“夫君你想一想,我在后宫享尽荣华富贵,而弟弟却被囚禁,没有一点自由,别人不耻笑我这个做姐姐的吗!”秦穆公忙说道:“晋惠公自讨苦吃,没有人耻笑夫人的。”伯姬哭得更伤心,说道:“看在我与他同父的份上,放过他这一次吧!”一下子,秦穆公酒醒了,他十分不高兴地说道:“晋惠公答应割给我5座城池至今没有给我,你们晋国闹了灾荒,我念及百姓的困苦,没有与晋惠公计较,给他送去了很多粮食。可他没有良心,我大秦闹了灾荒,他不但没有相助,而且乘人之危攻打我秦国,要不是那群山民舍身相救,恐怕我秦穆公早已死在他手下了。这样不仁不义、不讲信用的晋惠公我岂能放了他。我没有杀他,就是看在你与他是一父所养的份上。”伯姬哭得更伤心了,哭着哭着,猛地一下从墙上取下了宝剑,按在自己脖子上,对秦穆公说:“我无力去救弟弟,我不想被天下人耻笑,只有一死了之。”

  秦穆公吓了一跳,看见自己的夫人真要自杀,赶紧去抢宝剑。秦穆公说道:“夫人有话好好说,别这样,放下宝剑,我答应你就是了。”伯姬听到这里,才放下宝剑,说道:“夫君,此话当真?”秦穆公叹了口气道:“我秦穆公说话从来都讲信用!”晋惠公在秦国待了三个月,他知道有姐姐在,命是保住了,可是却担心重耳乘他不在之际会杀回来继承王位。

  秦穆公答应了夫人,心想:一国之君被擒,对晋惠公来讲也是极没有面子了,给夫人一个台阶下。于是他打开囚车,放了晋惠公。

  晋惠公获得自由,便立即想回国,他担心他的王位被重耳抢走,于是命勃鞮去杀重耳,越快越好。

  由于秦穆公不相信晋惠公,所以晋惠公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正当晋惠公和勃鞮商议要杀重耳,自以为很严密的晋惠公没料到早被别人偷听到,立即报告了秦穆公。

  秦穆公觉得此事没有涉及到自己的利益,所以也不想干涉。可他又转念一想:重耳为人仁义厚道,而晋惠公不守信用,我还是救重耳一命吧。于是秦穆公找人速去报告晋国老臣狐突。

  狐突是一位老臣,他忠心保晋国,与秦穆公关系也很好。听说秦穆公派人送信:晋惠公派人来杀重耳,让重耳速速逃跑。狐突一看,大吃一惊,立即写信给两个儿子:狐毛、狐偃。当年骊姬为排除异己,让狐毛、狐偃去辅佐重耳、夷吾去守蒲地、屈地。后来夷吾回都城做了国君,而狐毛、狐偃仍留原地,辅佐重耳。狐毛、狐偃看过信后,也大吃一惊,立即报告给了重耳。重耳本不想做国君,也没有提防晋惠公会暗害自己,一时间不知所措,召集众臣共同商议。臣子们说:“我们现在兵力不足,没法与晋惠公抗衡,但又不能在这里等死,只能逃跑。”至于逃到哪国,大家又众说纷纭。最后他们决定逃往齐国,因为齐桓公为人正直,而且仁义,一定会收纳他们。重耳非常重感情,舍不得妻儿,但自己此行吉凶难料,不能带妻儿一起走,只好含泪而别。临行前他对妻子说:“我走了,你要多多保重,两个孩子都还小,你要把他们扶养成人,我此行吉凶难卜,如果25年后我还不回来,你就忘了我,我不会怪你的。”妻子季隗非常贤惠,早已哭成了一个泪人,对重耳说:“我会等你一辈子,两个孩子我一定会扶养成人,让他们有一番作为。要走你就赶快走吧,一路之上也要多多保重,将来安定下来之后,别忘了我们。”夫妻泪别。正在这时,狐毛、狐偃又来报告。狐毛说:“我父亲又派人捎口信,说刺客提前行动,公子必须马上离开这是非之地,另外他们还说要杀赵衰。”

  赵衰是重耳妻子的姐夫,为人忠义,而且很有智谋,辅佐重耳,忠心不二。晋惠公看在眼里,恨在心上,所以想一起杀掉赵衰。

  赵衰也匆匆收拾了一下,来不及备马,只好跑到了城外约定的地点。同行的人很快都到齐了,可是管理钱财的头领迟迟不到,原来头领带着钱财逃跑了。再命人去城里取些钱财怕是来不及了,他们只好身无分文地前进了。一路之上,他们历尽千辛万苦,没有马匹车辆,只好步行。

  他们克服了重重困难,终于来到了卫国,过了卫国都城再往前行,就是奔齐国的路。

  重耳一行人来到了卫国城外,卫国却下令紧闭城门,不得放进一个人。按当时的礼节,重耳乃晋献公之子,与晋惠公又是兄弟,卫国国君应亲自款待,而且还要赠送礼物。可是卫国国君生性胆小怕事,他知道晋惠公要追杀重耳,怕他接见了重耳,晋惠公会怪罪于他,所以他下令紧闭城门。这可把魏武子雠气坏了,他本来脾气就暴躁,又见卫国国君如此无礼,心想:既然你这昏君不仁,我魏武子雠也就不义了。他想到卫国的郊外去抢些吃的,可被重耳制止了。重耳说:“他不仁,我们不能不义,如果我们去抢吃的,就不也是不仁不义了吗,会遭天下人耻笑的。”大家只好饿着肚子绕着卫国都城转了大半个圈才走了过去。魏武子雠心里还在骂着卫国国君。一行人只好饿着肚子继续赶路,从清晨走到中午,又饿又渴,还又累。正好遇上一座山,他们满心盼望可以从山上找到些野果子,可是到山上一看,发现野果子早已被摘得一干二净,众人没有办法,只好接了一点泉水解解渴。没想到喝了点水,大家又觉得肚子饿得厉害了。他们爬过了山,看见几个农夫在田间吃饭,重耳饿得也是浑身无力,让狐偃去要点吃的。狐偃走了过去,很有礼貌地对一位老农夫说:“老人家,我们几个人从远处而来,一天没有吃饭了,请施舍给我们一点,我们好有气力继续赶路。”劳累了半天的农夫一见到狐偃身强力壮而又向他前来讨饭,很不高兴,对他说道:“年轻人,我也没有办法,饭不够吃,你能不能施舍给我点,我好有气力继续耕田啊!”狐偃很是生气,但又不便发作。而另一个农夫更是戏弄狐偃,说道:“壮汉,我们依靠它才吃得饱!”说着举起了一个土块,“你们拿去吃吧!”说完竟朝狐偃扔了过来。狐偃强压心头怒火,只好低头回来了,和重耳一说,重耳没有说什么。而早已憋了一肚子气的魏武子雠再也忍不住了,心想:你们卫国国君如此无礼,你一个小小的村夫也如此放肆,竟敢戏弄我们,看我不教训你们才怪呢。他悄悄地溜向那群农夫。狐偃眼尖,看到了魏武子雠想去动武,赶紧跑上前去,拦住了他,说道:“土地是国家的根本,没有土地,就不会有一切,百姓送给我们,我们应该高兴才对啊!”又走了将近一天的路,大家饿得实在受不了。正走着走着,狐偃看见了一片野菜,高兴得跳了起来。大家以为他发现什么了呢,顺着他手指的方向,除了野菜什么也没有。魏武子雠说:“你到底发现什么了,除了野菜什么也没有吗?”狐偃不慌不忙地说:“就是野菜。”众人一听,都像泄了气的皮球。狐偃说:“野菜照样能充饥。”于是狐偃等人前去采摘野菜,回来之后,狐偃把嫩的交给了重耳。重耳看着野菜发愣,其他人也是手拿野菜,只看不吃。狐偃心想:他们是看着我呢。于是他拿过一把野菜,狼吞虎咽地放在嘴里。野菜又苦又涩,但是狐偃装出很好吃的样子,又拿过了一把野菜,放在嘴里津津有味地嚼着。大家都很饿,于是都把野菜放在了嘴里,一放进去,才知道上了当,但没有办法,只好勉强咽了下去。重耳哪里吃过这样的苦啊,他只勉强吃了几口。大家多少吃了一点,觉得有了点力气,便继续赶路。然而,赵衰在走山路时,脚又受伤了,走得很慢。没有办法,他来到了一农家。那个老农夫很好,给赵衰用热水烫了烫脚,又用布裹了一下,临走时还给赵衰一小竹筒粥。

  大家等了一会儿赵衰,赵衰很兴奋地赶了上来,将农夫送的一小竹筒粥给了重耳,重耳让赵衰吃。赵衰说:“我已经在农夫家吃饱了。”重耳知道赵衰一点也没有吃,便说道:“我吃了野菜,也吃饱了。”于是一小竹筒粥传来传去,就是没有人喝,重耳深受感动。最后粥又传到了赵衰手里。赵衰将粥里又加了一些水,给大家每人分了几口,想给重耳多吃几口,可重耳说什么也不多吃。一路上,他们风餐露宿,遇上好的人家,就能讨一点饭吃。那年月,农民自身还吃不饱呢,哪有剩余的给他们呢。所以他们经常挨饿,饿极了,就采一些野菜充饥。转眼一年已经过去了,一路上,他们受尽了折磨,一个个都变得又黑又瘦。这一天,他们终于来到了齐国。重耳对大家说:“看,齐国到了,我们有救了。”魏武子雠说:“那齐桓公不收留我们,怎么办呢?”重耳忙说道:“齐桓公乃一明君,不会那样做的。”

  那时,齐桓公年岁已大,但他听说重耳已来到城外,便亲自出城迎接,并且设宴款待。

  重耳等人在齐国暂时安定了下来,齐桓公觉得重耳有才有德,便把本家女子齐姜嫁给了重耳。

  重耳忍辱而逃,历尽千辛万苦,后来他做了国君,却始终牢记逃亡之苦,励精图治,把晋国治理得井井有条。

更多中华上下五千年全集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