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古今故事 > 民间故事 > 上下五千年 > 正文
第033章 重耳被劫

  公元前643年,一世英名的齐桓公去世。齐桓公一生为了齐国的江山社稷,励精图治,呕心沥血,礼贤下士,深受齐国百姓和天下诸侯敬仰。他不欺辱弱小民族,帮助燕国打败山戎,而且又把本国领土割地50里给了燕国。齐桓公称雄于世,叱咤风云,可到了晚年,却十分凄凉。齐桓公的妃子、儿子20多个。齐桓公到了晚年,妃子、儿子中竟没有人照顾齐桓公,而是整天争权夺势,勾心斗角,闹得国家乌烟瘴气。德高望重的管仲去世以后,齐桓公身边的几个近臣也是为所欲为,不把齐桓公放在眼里。几位大臣和齐桓公的爱妾为了早日夺权,勾结起来,把年事已高而又体弱多病的齐桓公关进后宫,既不给药吃,也不给饭吃。一个侍从人员不忍心看到一世英名的齐桓公被饿死,悄悄地给齐桓公去送饭。齐桓公连饿加上病,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一看见有人送饭来,感动得两眼含泪。那个侍者正要给齐桓公喂饭,齐桓公的爱妾带领着士兵从外边闯进来,把那个侍者给绑了起来,把饭菜打翻在地。齐桓公用手指着自己的爱妾,咬牙切齿,一口气没上来,活活被气死了。齐桓公死后,儿子和爱妾们并没有悲伤,也不急着给齐桓公办丧事,而是为了争夺君位,各自领兵互相残杀。

  内乱则外辱,家和万事兴。齐国内乱不断,在其他诸侯国中的威望一扫而尽,齐桓公历尽千辛万苦所创的霸业一夜之间土崩瓦解,可悲可叹!

  晋国公子重耳来到齐国受到了齐桓公的盛情邀请,那时齐桓公虽年事已高,但手握实权,别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对齐桓公也是毕恭毕敬。可齐桓公一病不起,就没有人再听他的话了,只有晋公子重耳不忘齐桓公的大恩大德,经常去探望得病的齐桓公。开始,齐桓公的儿子、爱妾还不冷不热地接待重耳,后来干脆不理重耳,最后甚至不让重耳见齐桓公了。重耳暗暗伤怀,心想:齐桓公一世英名,所做之事顶天立地,可是惟一遗憾的是没有把自己的王权分配好,才落得如此下场。妻妾、儿孙为了争夺王位,都暗中搞小动作。齐桓公死后,齐国内乱时常发生,打来打去,受苦的是百姓,昔日强大的齐国被折腾得不成样子。赵衰、狐偃见齐国内乱还会继续下去,而且齐国也会越来越弱小,便建议重耳离开齐国,另找出路。

  重耳来到齐国已经7年了,他和齐姜结婚后,天天呆在宫里,看看诗书,他对这种生活非常满足。虽然记着逃亡之辱,但重耳讨厌打打杀杀的战争,只想过一种平静安定的生活。

  一日,赵衰、狐偃来见重耳,重耳正和齐姜谈论诗书。赵衰直言不讳:“公子,齐国内乱连年不断,百姓叫苦不堪,在齐国继续呆下去,对我们没有什么好处,我们还是另找出路吧!”狐偃也说道:“齐国大乱,公子早晚要受战争牵连,我们还是早做准备吧!”重耳一听,十分不高兴,对他们说道:“我在齐国已有7年,生活十分快乐。他齐国发生内乱与我无关,他们无论是谁夺取了王位,对我也没有什么威胁。我是不会离开大齐的。”二人一看说不过重耳,只好返回住处。但二人并没有灰心,他们想商议一个对策,让重耳离开齐国。正在商议之际,齐姜突然进来了。这一下可把众人吓坏了,他们想:完了,一切计划都会落空。狐偃、赵衰定下的计策是以打猎为由把重耳骗出齐城,然后再投奔宋国。姜氏一进屋便对众人说:“你们是想把重耳带到宋国打猎,还是带到秦国打猎呢?”赵衰、狐偃一看事情已暴露,便实话实说了。赵衰说道:“既然夫人全都听见了,我们也不再隐瞒了,我们思前想后,觉得齐国不适合公子重耳继续呆下去,准备把他骗到别的国家去。夫人也知道,那一次我和狐偃二人相劝公子,公子不听,所以我们众人才商议对策。既然夫人都知晓了,我们甘愿受罚,请夫人治罪。”齐姜听后,面露严肃之情,对大家说:“好男儿志在四方,你们想让公子离开齐国,我也支持,因为齐国内乱不止,我不希望公子在这危险之地久留。我也私下问过公子,他不想离开齐国,我虽然也舍不得公子离开,但是为了公子能干一番大事业,我今天前来也是和大家商议如何骗走公子的。”众人一听,松了一口气。狐偃听后,暗暗佩服齐姜,心想:一个女子,竟如此志向远大,而且不顾儿女情长,实在是难得。他想着想着,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给齐姜深施一礼。

  齐姜又对大家说:“你们刚才的计策有些不妥。如果公子出城打猎,被你们骗出了齐都,他脾气倔强,若宁死不走,你们打算怎么办呢?”大家一时沉默,都不知怎么办才好。齐姜说:“我有一计,肯定可以让公子随你们到别国去。”大家都为之一振,仔细听齐姜的锦囊妙计。齐姜说:“晚上我劝公子多喝几杯,等他醉了,你们连夜把他带走,到了别的国家,他也只好呆在那里了。”大家一听是个好主意。齐姜回到了后宫,立即吩咐给重耳准备一桌丰盛的酒菜。重耳很喜欢齐姜,一天到晚除了看诗书就是陪着夫人。二人恩恩爱爱,感情特别好。

  齐姜和重耳生活虽然很富有,但并不奢侈,很少准备如此丰盛的酒席。重耳不知为什么,便问齐姜:“夫人,今日我们为什么准备如此丰盛的酒席?”齐姜说:“公子,我们夫妻恩恩爱爱,从不吵架,我今天想好好庆祝一下,我嫁给你真是有幸。”重耳很是感动,说实话,他很感激齐姜。齐姜不仅贤惠,而且深明大义,经常为他解除心中烦恼。于是,他们便开始喝酒,齐姜一边给重耳斟酒,一边问道:“公子,那一天狐偃和赵衰劝你离开齐国,你打算怎么办呢?其实他俩说得也很有道理,齐桓公一死,齐国大乱,即使有新国君,也未必像齐桓公那样贤明豁达啊!”重耳一听,心里有些不高兴,便说道:“我重耳生活得好好的,齐桓公死的时间已经不短了。他们只顾争夺他们的王位,没有任何人来打扰我的生活,将来他们做了国君,也不会来打扰我的。”齐姜又给重耳斟了一杯酒,说道:“公子,你忍辱而逃,晋惠公不得人心,加上连年灾荒,晋国的江山社稷难保啊,而且百姓的生活日益贫穷,公子难道不爱惜你的臣民吗?”重耳听到这里,心里很难过。于是,齐姜又给重耳斟了一杯酒,对重耳说:“公子不如奔向别的国家,养精蓄锐,等到时机成熟了,再回到晋国,不为了王位,而是为晋国天下百姓啊!”重耳仰天长啸,两眼含泪,说道:“想当年,我重耳被追杀,历尽千辛万苦才逃到齐国,我和我的妻儿分离已8年有余,今日我若再到别的国家去,我又要和你分手,你我恩恩爱爱,相敬如宾,我是绝对不会离开你的。别说这伤心的事了。”齐姜一见劝说不动,只好按原计划行事。

  齐姜命侍女歌舞助兴,又要侍女轮流敬重耳。重耳有酒必干,渐渐地便喝得晕头转向,醉倒在桌子旁边。齐姜命人一起把重耳放到了床上,又命侍女去叫狐偃、越衰等人。这几个人早已等得有些心急了,他们怕齐姜一时改变了主意,舍不得重耳离开。侍女见到了狐偃、赵衰,把情况一说,这几个人立即驾着准备好的车辆,直奔重耳的住处。众人把重耳放到车辆上,重耳喝得大醉,放在车上仍昏睡不醒。齐姜看着夫君要离开自己,不禁泪流满面。众人一见也十分难过,心里都暗暗佩服齐姜,她为了重耳能干一番大事,宁可让自己空悲泣,独守空房。送走了重耳,齐姜呆呆地发愣,心里默默祝愿:重耳能重整晋国的江山,干一番事业。

  重耳的确喝了不少。走出了齐国国都,野地里凉风习习,重耳才迷迷糊糊醒来。他感觉到头痛得厉害,四处都在动。他说道:“齐姜,夫人,我们在哪里啊,怎么哪儿都在动?”众人一看重耳已醒来,只是闭着眼,也没有人想再骗他了。于是狐偃说道:“主公您醒了。”一句主公,重耳立刻坐了起来,酒一下子就醒了过来。一看车上坐的人,他心里明白了怎么回事,便发怒道:“我们到哪里去?”狐偃答道:“主公,我们去宋国或是别国去。”重耳大怒道:“你们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你们不经我同意,竟敢私自把我放在车上,劫我而走,真是反了你们了。立即给我调转车头回齐国去。”狐偃早已编好了一套话,说道:“主公,我们是黑夜悄悄地逃出城的。齐国人说我们没有礼貌,连一声招呼都不打,简直是目中无人,他们正派兵追杀我们呢,我们要是回去,就等于自投罗网,只有死路一条。”重耳一听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便生气地拔出了宝剑刺向了狐偃。狐偃乃一员虎将,能征善战,轻轻往边上一动就抓住了重耳的手,说道:“主公息怒,手下留情,我有话要讲。”重耳一看剑已经被人家夺了过去,只好听着狐偃讲。狐偃说道:“主公,把您灌醉,又把您放在车上的都是你的夫人齐姜所为。她知道你儿女情长,但她又希望你干出一番大事来。临行前,你的夫人含着泪对我们说,即使你忘了她,如果你能干出一番大事来,她也心满意足了。如果你整天想着她,而碌碌无为,一无所成,她也不想再见到你了。主公,您想一想,一个女子竟如此胸怀大志,而您一个堂堂的男子汉,怎么能如此呢?”重耳渐渐地消了气,望着齐都,暗暗地落泪,他是在想夫人齐姜。这一日,重耳几人来到了曹国。曹君为人胆小怕事,欺软怕硬。他听说他们是从齐国逃生来的,没有和齐国打招呼,心想:齐国虽然内乱不断,可是毕竟是大国,瘦死的骆驼比马肥,齐国万一动怒,我一个小小的曹国,还不说灭就灭。而你重耳只是一个逃亡的晋国公子,我不接见你,你只有几兵几卒,奈何不了我。于是,他让士兵紧关城门。曹国大夫僖负羁为人忠厚,有礼貌。他得知重耳一行人在城门外,便去见曹君。他对曹君说:“主公,重耳虽从齐国逃出来,但齐国不会怪罪他,齐国人正忙于内乱,没有心情理重耳一事。重耳虽然现在落难而逃,但我们仍应施礼节,至少应放他们进城,也好不被天下人耻笑我们曹国没有礼节啊!主公,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多一个冤家多一堵墙,将来要是重耳做了国君,因此事而忌恨我们,对我们曹国可不利啊!”曹君被大夫僖负羁劝了半天,才勉强答应打开城门。

  重耳一行人正要走,只见城门大开。大夫僖负羁亲自出城相迎。来到城中,大夫又去见曹君,问道:“主公,重耳已来到城中,按礼节我国应盛情款待他们,不知您的意思是怎样款待他们?”曹君早已不耐烦了,说道:“让他们进城,已是看在你讲情的份上,还款待他们,那不是白日做梦吗?”大夫僖负羁只好告退,一路走一路想:我家主公如此无礼节,我怎么和重耳说呢?不知不觉他到了重耳那里。大夫僖负羁说:“近几日,我家主公身体欠安,还请几位多多原谅。”魏武子雠是个直人,喜欢直话直说,便带有怒气道:“你家主公,如此无礼,看我家主公有一天不灭了你们小曹国。”重耳瞪了他一眼,赶忙陪不是,说道:“大夫,您别怪罪他,他是一个粗人,不懂礼节。”僖负羁也觉得曹君有失礼节,便把重耳一行人接到了家中,给他们摆了一桌丰盛的酒宴。重耳非常感激,其他人也都很感动。

  第二天,重耳一行人告别大夫僖负羁。僖负羁又送给了重耳一些礼物,重耳婉言谢绝。大夫僖负羁心想:重耳在困难时,不贪钱财,难能可贵,是不可多得的明主啊,将来一定能成大事。

  告别了曹国,重耳一行人又来到了宋国。由于宋襄公与楚国作战时被楚国一员大将在背部砍了一刀,伤势很重,只好派公孙固出城相迎。公孙固摆酒款待重耳等人。席间,狐偃表示了他们要留在宋国,公孙固摇了摇头,叹道:“宋国每况愈下,不是一个好的地方啊!”狐偃问道:“何出此言?”公孙固答道:“你们看见了我家主公背上的伤了吧,那是被楚将砍的。自从齐桓公死后,我家主公就想做中原霸主,而其他诸侯都不服气。特别是楚国,立即派兵攻打我国。而我家主公还在和他们讲仁义,结果大败而归,百姓更是无法生存。”众人只好告别了宋国,踏上了去楚国的征程。

更多中华上下五千年全集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