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古今故事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蜡翼

    他是个一人独居的单身汉。

    年少的时候他独自一人漂泊来到这座繁华的都市这座繁华的城市有别于他家乡的小山村众多的人口从四面八方涌来聚集人声鼎沸无数的商品从各地的工厂运输到此的集市贩卖除了白日这车水马龙的气息外夜晚的城市也有别于他那寂静、黑暗的小山村城市的夜晚是喧嚣的充满了迷幻的色彩霓虹灯五光十色是少年时的他不曾见过的色彩花枝招展的女郎穿着暴露的衣服妩媚的行走在夜的街道上路过少年的他旁时总是抛一个妩媚的眉眼让青涩的他羞红了脸引起女郎的一阵嬉笑声。这座繁华的城市好像大海将世间众多的川流容纳其中。络绎不绝的人群、繁多的商品夜间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少年的他逐渐在欢乐中沉沦学会了大人的伎俩。

    这座陌生、繁华的城市里没有朋友没有的亲戚甚至连一块落脚之地都没有但是少年时的他当时却决心在此扎根生存。

    多年后青涩的少年也已蜕变成了长满胡须的大叔并且已经在此买房成功扎根在了这座城市。为何他至今还未娶妻是因为他还沉沦在行走在夜间的妩媚女郎的胸脯中吗迷失在这了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了吗不事实绝非如此倒不如说现在的他变的比年少时候的他更加清澈更加真实更加像个孩子眨动眼睛的时候偶尔也会闪过一丝睿智的光芒。

    现在的他已经融入了这座城市不再是个外来者。是个规规矩矩、本分的上班族他的孤独却与日剧增。

    他清晨行走在上班的路途中看着这川流不息的人群感到格外拥挤人与人之间互相推搡肩并着肩脚尖贴着脚跟人群中时不时传来斥责、辱骂的声音老人训斥男人男人呵责女人女人教训孩子孩子将拳头挥向婴儿但是谁也没有看见这些一辆辆汽车越过人群。

    夜晚他下班了吃了晚餐喝了几罐啤酒迈着疲惫的步伐朝家的方向归去脚步声滴答滴答。在乘坐电梯的时候他鬼使神差的点亮了24层顶层的按钮他原本住在7层。他推开了24层的安全出门顺着楼梯走向了天台。

    他到了天台顶层抬头仰望天空天空是灰暗的没有一丝光芒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只有偶尔飞过天际的飞机的信号灯在闪烁着亮光好像星星。他走到围栏旁自上而下的看着穿梭在街道的人群有的人迈着沉重的脚步咚咚脸上挂着严肃、焦急的神情应该是下班急于回家吃饭的上班族有的人迈着轻快的脚步哒哒脸上挂着放肆的笑容应该是夜间出来游玩的年轻人.....遥望远处是与天空截然相反的颜色霓虹灯五光十色整个城市都闪烁着迷幻的色彩他仿佛听到了从城市深处传来的放肆的、无节制的纵乐声。这座城市是只巨兽吞噬了迷失于其中的人们人们在他的胃里肆无忌惮的纵情高歌发出瘆人的笑声在他的胃酸里沉沦被消化至死都以为自己拥抱着幸福。

    突如其来的生理厌恶在他的胃里翻滚他扶着栏杆呕吐不止。此时一个美丽强大的存在降临在他的身旁她他背生六翼分不清男女脸上显露着慈爱的笑容身上穿着由光织成的衣衫她挥挥手消灭了在他胃里翻滚的怪物驱散了呕吐秽物的恶臭给予他阳光的温暖。那个美丽且强大的存在开口说话了那声音如山涧的清泉般清脆又如冬日的阳光那般温暖“得受恩宠的人啊我赐予你一双蜡烛做的羽翼飞离这污秽的尘世彼时天国的大门将为你敞开届时你将与古代圣贤一同吃着圣饼喝着由水变成的酒。”“但是你要记住必须要在黎明到来、太阳升起之前飞入天国的大门否则你会在次坠入这污秽的世间。谨记谨记谨记”说完这位尊贵的存在便离开了除了在他眼瞳里印下的圣洁的光辉外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用力挣脱顿时一双巨大雪白的双翼便在他的后背生出他轻柔的抚摸着这美丽、圣洁的双翼如同母亲轻柔的抚摸刚出生于世的婴儿般小心翼翼满是柔情。他跨出栏杆向前一跃翅膀在身后扇动飞向天际。

    他飞过灯红酒绿的闹市怜悯的看向沉沦在巨兽胃中的男男女女巨兽的胃酸正在腐蚀他们的身躯他们却以为淋在自己身上的是葡萄酒的佳酿他们不懂得真正的幸福他摇摇头飞离了闹市他继续飞翔着飞过鳞次栉比的房屋飞过666座楼房飞过666间屋子他透过666间窗户看见里面的男男女女都散发着粉红色的情欲被对方而散发的荷尔蒙的香气所吸引拥抱交织在一起他们赤裸着身子在情欲中沉沦他们不懂得真正的幸福他摇摇头离去......

当他即将飞越城市的时候他回头望了一眼这座他曾经扎根生活的城市不禁喃喃到这是座孤独的城市

    他抬头看向天空离天明还为时尚早。他曾经疯狂的要逃离这污秽的尘世间即将离去之时心中却充满了眷恋。他加快的翅膀的扇动速度飞越一座座城市飞越田野、飞越山川、飞越江河、飞向草原甚至飞越了世界的背脊览尽世间一切。

    他心满意足即将离去离天明还有时间他暗暗想到。突然一缕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他惊恐万分翅膀在融化他意识到了他飞的太快飞越了世间一切却也飞越了太阳。他拼命的挣扎拼命的爬升但是越是上升却离太阳越近阳光越强烈翅膀融化的越快他拼命的飞啊飞啊拼尽全力的飞翔着终于飞到了天国的大门前天国的大门耸立在云端之上天国的大门比世间一切的的门都要大整个大门浑然天成好像从存在一开始便是如此的形状门上雕刻着美丽的花纹闪耀着金色圣洁的光辉此时天国的大门正如那位尊贵的存在所说已经为他敞开了。忽然那个如山涧的清泉般清脆又如冬日的阳光那般温暖的声音从天国的大门中传出她焦急的催促道“快飞啊快飞啊阳光已经到来我赐予你的羽翼即将融化彼时你若不能飞入天国的大门必将在次坠入尘世”   

    他拼命的扇动已经残破的双翼渴望逃离污秽的尘世伸出手要想触碰天国的大门却触碰不到终于在太阳的照射下蜡烛做的双翼彻底的融化了他再次坠入了尘世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