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古今故事 > 情感故事 > 亲情故事 > 正文
那个不再坚强的女孩

  青春是时间的挥霍拥有大把青春的人无疑是最幸运的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段经历痛苦无助不堪回首。在我印象中有一个坚强得令人心疼的女孩。

  Y是我的初中同学有过初二同桌的经历因为她的名字与“咩咩”近音我们都喜欢叫她“咩咩”。

  那是我初一下半学期转学去他们学校Y坐在第二排穿着干净整洁的白色衬衫留着清爽的马尾标准的瓜子脸眉毛弯着像是在笑。

  我刚开始被安排在Y的后面凭着话唠很快和周围打成一片。Y的话很少只能从她的只言片语中得知她的父母关系不太好经常吵架。我当时的同桌跟我说如果不是Y他们早就离婚了Y成绩不算顶尖但也在中上游作为语文课代表每天的课文领读从未忘记而且经常代表班级参加学校的语文演讲比赛那时的我无法想象她的背后只是吃惊于她的父母。

  Y从不穿短袖天气再热也只是将袖子挽到手臂我一直对她的行为感到奇怪。初二我们被分到同一班坐了同桌我开玩笑说“你是古代穿越来的吗整天将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天这么热还穿长袖不热吗”Y没有回答转过头不再理我。我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费尽心思求她原谅后来她露出胳膊让我看那是两条狰狞的伤痕缠绕在胳膊上醒目刺眼。

  “小时候出了事故虽然已经不在意但还是遮起来比较好。”我的心突然揪紧尴尬的说“受伤嘛总会好的。”心里却已经将自己骂了千百遍。

  自从理解了Y不穿短袖的原因后我开始各方面谦让她帮她收交作业抬水值日在别人眼里可能有些微妙但只有我知道原因而Y在期末考试前学习成绩突飞猛进竟然考了全班第一在此之前她确实拼尽全力来得早走得晚一整天只能听到她写字的沙沙声。我从那时起佩服她的努力她是我见到过最坚强的女孩。

  Y恋爱了是跟二班的一个男生她跟我说已经暗恋那男生好长时间。我在学校见到过打着耳钉染着橘红色的头发帅气的脸确实能吸引很多女孩子。从他身边走过能闻到一股不知名的香烟味。他会时不时来找Y在全班的目光下带Y出去我是看的清楚的Y嘴角抿着笑沉默着跟他出去。

  自从Y恋爱后整个人也开朗起来也会跟班里其他女生围在一起聊八卦我总能听到她们谈论Y的男朋友女生们发出一阵羡慕的声音开始问围绕着Y开始话题。“他那么帅告白一定很浪漫吧。”“听说他家境很好还会打篮球。”……Y总是笑着说“还好啦他平时很冷淡的。”说这句话时Y脸上挂着浅浅的笑。

  我有时从她们旁边经过也会听到她们小声谈论我“……XX其实也不错会弹钢琴会唱歌听说还在比赛里得过奖。”“是啊他人缘也好老师都对他偏心。”我当时是班干部但很少向老师打小报告甚至有时会帮他们开脱久而久之就成了班里人缘最好的人。但Y只将我当做同桌顶多算半个蓝颜。

  Y的恋爱很顺利也能看得出男生很有心我曾有一段时间见他摘了耳钉头发也洗成了黑色。这一切都是在发生那件事之前。

  Y的父母离婚了。

  没有任何征兆的如闪电般突如其来。父亲继续留在这里工作母亲执意要带Y去外公那里。Y当然不会同意几番与家里闹僵。最终Y还是跟着母亲去了外公那里原因是外婆病情恶化。

  原来Y的外婆患有癌症父母吵架也是因为外婆的治疗花费。

  Y转学去了外地我没有听说过的地方自此那个男生也不见踪影。下一次见到Y已经是高中。

  高中我考中了省重点除枯燥的学习外毫无波澜。遇见Y是在高三第一次摸底考试。Y此时和初中已经判若两人她留着披肩发打了耳钉一举一动都彰显着异样的成熟Y已经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Y了见面也装作路人视而不见而且她身边的男生总在换。

  高考结束我回到学校提取档案在分数栏前遇到了Y她摘了耳钉穿了黑色的衣服。

  “嗨你还记得我吗。”我走过去朝她打招呼她转过头乌黑的眼睛有些黯然看到我愣了一下接着避开视线“好像是初中同学我记不太清楚了。”我盯着她冷漠的脸嘴角拉出一丝微笑“也是都好几年了我只记得你当初转学去外地。”

  Y没有再说话清冷的目光盯着分数栏我心里叹了口气“我还有事先走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Y之后甚至没听任何人谈起她。但我一直都记着曾经有一个坚强的女孩变得不再那么坚强。

0
0